玫姿绰态

【谭赵】老混蛋的华尔兹

喵观: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相思
*一篇尝试其他风格未果的产物
*2500+
*要❤蓝手和粉丝


鞠躬~


1
就算没有花市,上海的傍晚依旧灯如昼。


嘈杂的广场角落里,赵启平微微驼背靠在路灯上。


地上臃肿的影子随着音乐的推进摇曳生姿。


昏暗的灯光照在他头上,没用发胶固定的头发乖顺地散落下来,在赵启平的脸上留下阴影。


谭宗明曾想过无数次岁月静好的模样。


也许是郊外别墅里,细听外面破旧的秋千,小雨落在屋檐上。


也许是267米高的旋转餐厅里,俯看窗外橙黄色的车顶连成一片,大红大紫的广告屏相映成趣。


也许是不知名小公园里,闻花苞淡淡的香味,和遛鸟的老大爷讨论近期股票的行情。
...


总之不会是现在这样。


2
那又怎样呢?


震耳欲聋的探戈舞曲从巨大音响里传出,一对对退休老夫妻热情洋溢地在他们认为的舞池里旋转。


然而这并不能影响谭宗明一星半点,因为他看见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朝自己伸出。


这样一双干净,修长的手的主人绅士地八字步站立着,半鞠躬,左手背在腰部,右臂前曲伸向谭宗明。


他薄唇轻启:
“May I?”


谭宗明抬头,赵启平双眼透露着狡黠,嘴角好心情地勾起,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那眼神有着蛊惑人心的能力,谭宗明想。


于是,毫不犹豫地牵上那只手,任由被拖进广场舞池的边缘。


3
充满激情的探戈一曲作罢,轻松的华尔兹缓缓从音响里流出。谭宗明手腕一转,和赵启平十指相握。


他的另一只手揽住赵启平的细腰,手上的力道恰如其分的让赵启平不能乱动,又不会感到不自在。


“小坏蛋,干嘛用邀请女士的礼仪邀请我?”


“不懂了吧,舞会上也可以用这个礼仪邀请男士跳舞的。”


谭宗明想了想,决定暂且相信这个小狐狸讲的话。
其实不管相不相信,这辈子总归是被他套牢了。


“那你怎么突然想跳舞了?”
谭总低下头去吻赵启平的鼻梁,他的声音被乐声冲散,一丝一毫都没传到赵启平耳朵里。


但赵启平知道他想问什么。


然而他不想回答。


他抬手搭在谭宗明肩上,随着华尔兹的三拍子拽着谭总的手迈开了步子。


4


笑话,如果他说“因为刚刚我有一种岁月静好了的感觉”,肯定会被谭宗明笑半个月。


是啊,岁月静好,多俗套又多浪漫的一个词。


赵启平当然也想过岁月静好,在谭宗明追他那会儿就想过了。


谭宗明这个人太优秀,优秀到哪怕沦为乞丐都能做个丐帮帮主。


所以每当谭宗明露出温柔的一面,赵启平都会怀疑这个人只是在进行他捕猎的一部分。


然而赵启平不是个好猎物。


他压根也不是个猎物。


5
想了这些以后,赵启平选择了躲避,以及,离开。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赵启平深深记得他登机去美国前,对自己说的这句话。


然而十二个半小时后,在取托运行李的地方又一次看到谭宗明那张辨识度超高的脸后,小赵医生很没素质的骂了一声娘。


然后赵启平坐在行李箱上留给谭宗明一个完美的背影,手机被他拿在手里紧紧握住又松开。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面对谭宗明的时候,人家亲自跑过来了。


“为什么躲着我?”


赵启平不讲话。


他啥也不想说了。


6
谭宗明何其委屈。


辛辛苦苦追了小半年的,心尖尖儿上的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跑到美国,还要参加6个月长的进修。得亏谭总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乘上了私人飞机,要不然连赵启平的背影都得不到。


长叹一口气,谭宗明把赵启平肩上的背包拿下来。本想让旁边的助理拿着,突然想起来他来得急,只有坐在外面的美国司机跟着,无奈只好自己拎着。


“走吧,不是要进修吗?去看看我的公寓。”


赵启平从箱子上站起来,拍拍屁股,把行李箱的手把也顺手塞给谭宗明。


7


可怜我们常驻美国的司机朋友,瞪大着眼睛看谭总拎着包和箱子出来,一副小助理的样子,突然脑子里闪过一句话:
“追男人追到这个份上,够别致,够新颖。”


不敢说,说出来怕是饭碗不保。


司机不说话,后座上的两个人也是一言不发的,整个车子里寂静无比,只有轻微的马达转动的声音。


赵启平扭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出神地想谭宗明哪里又搞来的一部劳斯莱斯,想谭宗明在美国的产业长什么样,想谭宗明的公寓里是不是铺了地毯。


反正无论他想什么,总归离不开他身边坐着的这个人了。


8
然而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矫情。


此话不假。


谭宗明留在美国陪了赵启平5个月,终于在安迪嘶声力竭的吼叫下勉强答应回国。


赵启平是哄好了,晟煊也在安迪的呕心沥血下运作的挺好。


可惜谭宗明回国以后开始作了。


作了这事说好听点,就是开始进行无意义的思考。


比如思考活着的意义。


比如思考人死后会怎样。


比如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放任赵启平自由。


9


为什么说是无意义的呢?


因为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


因为人死后什么样迟早会知道。


因为就算谭宗明放手了,赵启平也不会答应。


在美国陪了我5个月,回国一个月就想改变主意了?


你说不追就不追了?


你说放手就放手?


玩呢?


嘿,偏不能如你的愿。


你不追我追!


10
其实谭宗明作起来还是有理有据的。


因为他陷入了中年危机。


就像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一样,没有赵启平陪伴谭总每一天都在“想赵启平”和“赵启平很忙他并不需要我”这两个念头里面迷失自我。


就算是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重生也不能阻止谭宗明在关于赵启平的任何事上变的毫无理智可言。


所幸赵医生回来了。


安迪知道赵启平要回国以后,瘫坐在沙发上大喊了三声“太好了”。


声音响到全公司以为上级领导们又成功地秘密收购了一个公司。


11


不负安迪所望,赵启平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气势汹汹地走进晟煊。


然后在会议室门口,对着里面正在开例会,听着索然无味的报告的谭宗明勾了勾手指。


据助理小姐描述,当时留在人们内心中的唯一印象就是两个潇洒的背影。


一个清瘦,属于赵启平。


另一个魁梧,属于他们的谭总。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知道了也不会说出来,说出来就是限制级的了。



你问再后来怎么了?


再后来赵启平拽着谭宗明的领带,撅着被亲肿的嘴说:
“你他妈敢再说放手试试?”


“不敢了。”


12


谭宗明善于利用他的各种优势,比如说用气声在赵启平脸颊旁边说话。


湿暖的风吹进耳朵,也钻进赵启平心里。


再比如说他的舞蹈天赋。


赵启平一边想,一边被谭宗明带着半踮起脚又转了两圈。


欢快的华尔兹舞曲结束了,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阿姨妈妈们涌到一起,随着印度舞曲开始激情舞动。


也不怕扭着腰。赵医生自言自语道。


从广场中央走出,赵启平心有余悸地敲了几下腰,医者不自医,他经常性地腰疼。


以前是因为谭宗明不知节制,后来是因为年纪上去了,做手术的时间太久给累出来的。


谭宗明瞥一眼身边人微蹙起的眉,抬起手把皱纹抚平。


“怎么,不好看?”
赵启平调笑道,朦胧的月色不如他眼中的神色明亮,明亮地照进谭宗明心里。


“你什么样都是好看的。就是别再皱眉了,像个小老头似的。”


“像个小老头你就不喜欢我了?”


“怎么会?喜欢你这个小混蛋几辈子都不腻。”


谭宗明松开和赵启平一直十指相握的手,又再一次的紧扣住。


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
只要有你陪着,其实哪里都可以。


_________________没了_____________________
告诉我甜不甜?!
打滚求评论啊~
空行打的我手酸...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