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江户川呵呵:

粗糙的团子
鸽主:以后不论琰琰去哪里,请让我跟着,      我会保护你的!
琰琰:蔺晨!不要转移话题!这头上的绷带是你弄的吧!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

纨素:

说好总决赛之后要写个引经据典的小作文夸一夸,要夸,必须夸。


上学期有一节管理学课讲的是“审视的角度和方法”,即一样的客体,用不同的视角和方式来看,所能看见的景象是完全不同的。


同一个人,由“他”看和由“她”看,是不一样的。


当然我不是他的纯粉,所以我看他的视角很大程度上是“由他看”,也就是李银河老师译的《酷儿理论》中说的——她是女人,她爱男人,但她不想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去爱男人,而想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去爱男人。


我觉得这可能是大部分rps的缘起。


在“由他看”的视角里,他的美好是截然不同的。他有一种游刃有余的美,清澈,纤细,亦正亦邪,刚柔并济。这种美是超越年龄和性别的。


昨晚跨界,他领奖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在那时,完全抛却自己身份——作为rps粉,或作为同人写手,或作为近三年来一直喜欢他的一个人,都全然抛却。处在一个“由她看”的视角里,看到的又是一个全然不一样的他。


他是真的很棒。


他的眼里有星星,而星星发光必然有它自己的理由和执念。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都忘不了。


tww老师有句话说的很对啊——其实不需要理由。他自己站在那里,在那唱歌,本身就很好。


感谢2015年那个冬天,当时我还在高三,在寒风萧瑟的顶楼啃书本,那时候,你来了。这些年走来,看着他越成熟越天真,走的越远越好越坚韧。


所以你究竟是哪里好?


你这个人,是真的很好。

【蔺靖】春雨如绵

胭脂雪冷更新被限流呜呜呜:

独立短篇,5000+


联文关键词:春雨,旧情复燃。


ps:不是我不回复评论,而是lof跟疯了般点进评论和主页就显示我账号不存在,吓得我不敢妄动,我只能在首页看见自己有评论却无法回应,对不起大家!请原谅我!




剧情与狗血齐飞,吃肉共肾虚(。)一色






============


这个礼拜真的太忙了,更新很不敬业了,猛虎伏地式致歉!


拜托各位看官看在我三次元吐血二次元肾虚的份上,给蔺靖投票吧!!!!!!



【谭陈】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下)

党的女儿:

字数:2604



ABO联文。


关键词:都是发情期惹的祸


预警:R18,孕期,产ru,雷者慎入!


总是被屏蔽,不知道敏感词是什么,如果屏蔽了再全程走链。





---接上文---




09




陈亦度进了第n家医院O产科,这次直接被医生拒绝了。


“很抱歉陈先生,恐怕这个手术我们没法做。”医生直言。


“为什么?”陈亦度脾气很糟,这种一天吃数十次闭门羹的体验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这个……陈先生,我们医院领导都认识谭总,他刚来电话嘱咐过的。”医生为难道。


“我的孩子,我说了算。”陈亦度冷漠地说。


“真的做不了啊陈先生。”


“他给你们医院投资多少钱?我出一倍。”陈亦度有的是钱,只要能答应他的请求,多给医院点儿投资不在话下。


“不行。”医生突然有了底气似的,清了清嗓子,义正辞严。


“怎么?”陈亦度挑眉。


“因为我不同意。”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陈亦度此刻最不愿意见的那个人。


“医生对不起,我们不做人流。”男人一脸笑容人畜无害,走过来亲昵地环住陈亦度的肩,被陈亦度嫌弃地拍掉。


医生只当是打情骂俏,劝道:“谭总您可来了,您好好劝劝,孕期的伴侣精神状态不稳定,可能伴有间歇性狂躁,一定要好好安抚,不然容易落下病根。”


你才狂躁,你们全家都狂躁。


陈亦度瞪了医生一眼,这个庸医,和谭宗明一个鼻孔出气。


谭宗明点头称是,急忙把人从椅子上捞起来,强行拽出诊疗室。


人被拉扯着塞进轿车后座,因为陈亦度极不配合,谭宗明挨了不少下打。但谭宗明是个讲原则的人,自己的人就要负责到底。


怀孕了不告诉丈夫竟然还想偷偷做人流?谭宗明觉得有必要让陈亦度明白明白夫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亦度被带回谭家老宅,不由分说地被一顿“教育”。




孕期小车子来一发。。。




于是陈亦度想要做人流的想法破产。






10




陈亦度怀孕期间也没有闲着。他为男性O们设计了一套孕夫系列,不仅便捷而且时尚。陈亦度颜值身材兼具,为自己代言,顺便在电视上给自己的产品拍了个广告。


谭宗明乐此不疲地掏腰包付广告费。


怀胎十月,虽然前半段糟心了些,后半段谭宗明倍加呵护,陈亦度过得相当舒服。


孕检也是回回按时做,小宝贝每次都很健康。


“陈小明以后一定得像你。”谭宗明说。


“什么陈小明?太难听了吧。”陈亦度实在是嫌弃谭宗明的起名品味,我家宝贝凭什么听起来像个吃狗粮的路人?


“那你想叫什么?”谭宗明问。


“生了再说,急什么,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陈亦度躺床上翻时尚杂志,懒得理他。


“那女孩的话你起名字,男孩就叫陈小明了哦。”谭宗明自说自话。


“谁要理你。”陈亦度嗤了一声,心说千万要生个女孩,打死也不能叫小明啊。




11




分娩十分痛苦。


陈亦度嗓子都叫哑了,谭宗明的胳膊也快被陈亦度掐断了。


虽然O最辛苦,这年头助产的A也是很累的,一边忍着老公又掐又挠,一边还要释放信息素让O精神稳定。


谭宗明累到虚脱,看到父子平安总算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生的是女孩,于是就不能叫小明了。


谭宗明一开始有点小小的沮丧,后来等陈亦度清醒过来,怀里抱着小宝贝叫谭一一的时候又实打实地感受到了当父亲的温暖。


小家伙肉乎乎的一个球,一双小鹿眼大大圆圆,和陈亦度如出一辙,谭宗明满意,朕心甚慰。


自家小公主,日后一定要宠上天的。






12




喝neinei的小车子。。。






13




赚钱是两位总裁最引以为傲的傍身技能,体验过一次坐月子和伺候月子之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商机。


很快,DU新推出了时尚童装系列,盛煊又新并购了母婴用品公司。


虽然陈亦度一直觉得婚姻是他人生的一大败笔,但是看到为了逗孩子使尽浑身解数的谭宗明,他还是勉强承认他算得上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孩子刚满周岁。陈亦度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又叹了口气。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






【END】


附一个AO3全文链接


=====


因为最近一直莫名很想吃奶的心情。。。


就很沙雕,请大家原谅我_(:з」∠)_

【谭陈】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上)

党的女儿:

字数:5301



ABO联文。


关键词:都是发情期惹的祸


地点:健身房。


设定:ABO。谭A陈O。轻|黄|文。大概是先婚后爱。


预警:R18。脑洞沙雕,雷者慎入。







以下正文:


----




01


“我要做无痛人流。”


陈亦度面对产科大夫,说话一脸平静无波。


“可是陈先生,做人流是要很大代价的,术后还有可能终生不育。”大夫答道。


“你们是全国最好的产科,我信任你们的技术。放心,钱自然不是问题。”陈亦度态度非常坚决。


“陈先生,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您怀孕已经超过三个月了,做引产风险大大高于流产,而且您是要一个人做,如果没有您的A陪伴的话我们恐怕很难做到万无一失,这术后并发症真的不是您想得那么简单……”


陈亦度听到了A这个字眼不由皱起了眉。


“他不在就不能做吗?”


“我们真的是为您的身体考虑啊陈先生,这种情况最好能生下来。”


生下来,那不就相当于给人一个活把柄在手里攥着,以后他要是想离婚都麻烦一些。而且带着个小拖油瓶,不管他伪装得多么冷漠无情坚不可摧,总会被人捏住软肋要挟。


不能做是吧,换一家医院便是。


陈亦度无言站了起来,许是本来身材瘦削挺拔,外表看上去完全显不出是个怀孕4个月的孕夫,一身高档入流的西装和斯文的举止流露出了精英的气质。他看了一眼表,离谈下一单生意的时间还有点余裕,他跨进了自己的车,独自开往下一家医院。




02


“成交。”陈亦度与生意合作伙伴的手握在一起,“祝我们合作愉快。”


又谈成一单生意,千万的订单,弹指之间就能达成。对于赚钱这件事情陈亦度早已熟稔,闭着眼也能衡量出对方的实力几斤几两。而对肚子里这个小家伙,完全是个未知数。


“来陈先生,我敬您一杯。”


生意场上本就该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可陈亦度就算不了解怀孕知识也多少有点常识,知道喝酒对现在的身体是禁忌,且不说胎儿,对他自己有弊无利。


“抱歉啊X总,本该我敬您,可今儿不巧,我正胃溃疡喝不了,这样吧,这酒我先欠着,改天等我好了我们不醉不归。”陈亦度一脸歉意地赔笑,撒谎连眼都不带眨的。


还好下属都挺会来事儿,帮陈亦度代饮了不少杯,陈亦度只觉得酒桌上的菜品看着色泽油腻,及其恶心,闻着就想吐,一副装出来爱吃的样子已经快到极限了。


陈亦度一回家就冲进厕所对着马桶干呕。


孕吐把一向面无表情的俊脸逼出泪来,陈亦度格外狼狈,又把四个月前自己的荒唐骂了一遍。




03


四个月前,工作风调雨顺,生活波澜不惊。陈亦度还是那个精英范儿十足的陈总,刚刚三十出头就已经身兼著名服装设计师和DU集团总裁,动辄在巴黎米兰开时尚服装大秀。


可就在一切都这么井然有序有条不紊的时候,却出了个意外。


陈亦度每天下班都会去搏击俱乐部锻炼,可就是那个该死的周五下午,他忘了带一贯塞在背包里的小药瓶。


搏击俱乐部是以拳击爱好者为主的运动场所,是血气方刚的A们的聚集地,陈亦度虽然不与他们为伍,却是格外喜欢搏击这项运动的。他勤于锻炼,一般人看不出他与普通A们有什么区别,他也格外小心,从来没暴露过自己的与众不同。


本以为抑制剂偶然忘带也没有大碍,他一个会拳击的O,就算有色A来挑衅他也有足够的信心把人揍趴下。谁知这天俱乐部格外热闹,俱乐部拳击比赛势头正旺,A气在运动时尤其容易无节制地释放,是对O天生的诱发催情剂。


他按时结束锻炼,一进更衣室就感觉不对劲。嗅觉突然敏感了一倍,一向只能嗅到汗味的他今天却能明确地分辨出各色诱人的气息,五花八门的气味混杂在一起,一股脑儿往他鼻子里灌。香与臭本来就是个度的问题,这会儿他已经快被这些怪味熏晕过去了,他逃也似的奔出去,无头苍蝇般的找了个门就往里撞。


关门落锁,把一众A味儿挡在门外,陈亦度大喘着气平息内心这股躁动不安。


这个房间比想象的宽敞,看上去像是俱乐部里的一个个人专用健身房,各种器械一应俱全,但只对个人开放。


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金钱就是一切。


空气是洁净的,他环顾了一圈,发现房间里并不只他一个人。




04-06


健身房的车子。。。


更气人的是后来他们居然很快又见面了。




07


市中心最高档的酒店,双方家长就席,正儿八经的相亲。


A大当婚,O大当嫁。


陈妈妈对这次的相亲非常重视,说对方是个富二代,人品优良,工作努力。陈妈妈一改以往思路,与其成天给儿子苦寻女A,不如干脆找个男A来得靠谱。


陈亦度本来对相亲没什么异议,见到真人之后瞬间石化。


眼前站着的不是和他有一炮之缘的男人又是谁。


谭宗明,子承父业,把本就规模庞大的盛煊经营成了海市数一数二的商业帝国。说是掌握海市经济界的命脉的男人也不为过,不过要说是二代也确实是。


“陈总,我们真是有缘。”谭宗明笑着握住陈亦度的手,拇指在他手背不着痕迹地捏了捏。


“谁说不是呢。”陈亦度忆起当日放浪形骸的破事尴尬得很,抽回受时竟然还被人在手心挠了一下。


陈总很生气,但还要保持微笑。


酒桌上所谓的门当户对,情投意合什么的不过是说辞,谁都知道是谭大总裁的盛煊急需在时尚圈站稳脚跟,强强联合没有什么比一段姻缘更合适的了。


谭总很善于交际,把陈妈妈逗得花枝乱颤,恨不得立刻改口叫儿婿。


陈亦度事后私下约见谭宗明,打算把婚拒掉。他倒是不怕得罪人,结果见了谭宗明,回来发现已经稀里糊涂把结婚的事儿给定下了。


被完全标记的O见到他的A根本把持不住,以前没人告诉过他这个啊。


谭宗明游刃有余地释放着气息,陈亦度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这一次的交媾中,谭宗明坏心眼地问他要不要结婚,不答应就不让他射。


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陈亦度骂道。


不过要怪也要怪他自己抗不过猛烈情潮,为了一时爽最终点了头。


陈妈妈把二人婚事一口应下,择了良辰吉时就要给两个新人办酒席。




08


一纸婚约的手续办得很容易,民政局盖个戳,两人就是一家了。只不过经济圈和时尚圈大佬联姻这件事需要额外炒作一下,恰好两位总裁又惊才绝艳光彩照人,更是借此机会大肆宣传了一番。


两人在人前搂搂抱抱撒狗粮,人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说好了互不干涉隐私。


婚前协议都签得明了,业务合作可以有,资产融合就拉倒吧。


一个盛煊,一个DU。


虽然都是顶尖品牌,却是两种企业,两个路子,各有发展模式,谁都不服谁。


因为陈亦度拒绝和谭宗明同居,所以谭宗明只好隔三差五借着商务会谈要向陈亦度取取经,实际上就是找机会见见陈亦度多联络一下感情,理由冠冕堂皇,天经地义。


精英陈亦度只容许自己犯一次错误,他囤了一大箱抑制剂,一天带两瓶。可惜的是,抑制剂再没派上过用场。


忙忙碌碌三个月,发情期一次也没造访,陈亦度以为这一页就这么揭过去了,进而把它抛之脑后。


谁想某天突然发情,他在喷了三瓶抑制剂都不起作用之后绝望地发现,自己可能有了。


对于孕期O来说,抑制剂的作用非常有限,发情必须由A的信息素调节。


让他去求谭宗明?想得美。


于是陈亦度果断翘掉与盛煊总裁的业务会谈,买了根验孕棒。


结果不出所料,两条杠,果然,有了。


三个月没有发情期,不是他已经进化成了铁打的O,而是在孕育新生命。


绝望的陈亦度面无表情地走进医院挂了产科,来回只有一句话:“请帮我做人流。”




---tbc---




今天晚些时候更下篇


还请大家pick一下我们谭陈哈!

【谭陈ABO】我愿意为你(上)

点点:

*ABO联文  


                关键词:都是发情惹的祸


                地点:泳池


*字数:5000+


 


蔚蓝的地中海永远有大把充足的日照,适宜的温度让人倦怠得只想打个盹,夏季漫长慵懒的阳光在蓝宝石般剔透的海面上投射出一道道淡金色的光。空气中飘着迷迭香的气味,热气蒸腾着禽鸟的鸣叫和棕榈叶摇摆的摩挲声。豪华别墅、私人游艇、衣香鬓影,夏天的尼斯是富人享乐的圣地,可是陈亦度不在这儿,谭宗明有点老大不高兴。在别墅里胡乱晃了两圈后,他在酒柜前扫了一眼,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的云顶,捏着水晶玻璃杯踱到了泳池边藤编的圆型露台椅上。手工切割的八角笼目纹旋转在手心里,冰块融化沁出的水珠触感有些清浅的凉意,蜂蜜色的美酒流淌出斑驳晶莹的光。


这次的巴黎之行完全是个意外,没来得及申请航线,谭宗明奔波了足足一天,转了两程才到尼斯。照理说,刚下飞机总是要好好休息一下的,可疲惫和倦意根本挡不住他去想陈亦度。自从去年入驻了枫丹百货,陈亦度就把工作的重心移到了法国,还将今年秋季系列的发布会定在了尼斯。他曾经和谭宗明闹分手的时候,一个人在法国躲了好几年,虽然之后连人带DU一起迁回了国,但这边的分公司也一直没疏于打理,高定婚纱的客单量一直都是国内的好几倍。赶巧晟煊接了一个大项目,本来预计至多两三周就能安排好的事情,偏偏出了点不大却又麻烦的问题,谭宗明一时脱不开身,和陈亦度难得忙到一起就是连着快两个月没见上面。于是手头的工作处理完就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思念和渴望让他一夕间跨越了七千多公里,然而那个害自己心痒难耐了一路的撩人妖精还在兢兢业业地进行压轴大秀后期的扫尾工作,两小时前甩了条短信过来,让人直接去别墅等着他,就再没回过消息。


虽然被明目张胆的无视让谭宗明莫名有些吃味,可他也实在是喜欢陈亦度在秀场上指挥若定的样子,那璀璨耀眼的模样他曾见过一次。两年前,陈亦度和珠宝界著名的鬼马设计师跨界合作,共同设计了一个暗黑系新娘婚礼的大秀。整个秀场被布置成哥特式的城堡,台上是光怪陆离、颓废浮夸的世界,而后台侧边一个堆放着各种道具的不起眼的储物间,昂贵的手工西服随意地丢在了地上,陈亦度被谭宗明压在用来布置舞台的玫瑰上,在一片花海的簇拥下双腿大敞着把自己的alpha一次次吞吃到最深。到最后几乎连谢幕都错过,他强撑着腿软,总算在混杂着无数相机拍摄声和掌声与喝彩的鼎沸中应付了过去,而悄悄回到秀场第一排的罪魁祸首,用自己的信息素霸道地将omega身上情热过后浓郁而惑人的气息完全掩盖。也是因着这个关系,自己被勒令禁止再出现在任何陈亦度工作的场合。


谭宗明端起酒杯,琥珀色的液体一仰头就见了底,醇厚绵柔的酒液黏着食道缓缓地往下滑落,威士忌持续在口腔里延展的感觉勾魂得让他嘴唇发干喉咙发紧。他希望陈亦度现在就在这里,在自己身边甚至是在自己身下,被自己抱着亲吻着,被自己操到爽得除了呻吟和哭喊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才好。他不紧不慢地扯松了领带,喷着酒气往后仰,半枕在软垫上,因着些微的醉意放任自己在海浪声里昏昏欲睡。算了,谭宗明想,就当过来度假也不错。


 


当陈亦度终于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他循着熟悉又有些久违的木质香找到了倚在宽大的圆床上睡着的男人,看着眼前两个月没见的人,只觉得满腔爱意在胸膛里翻涌。谭宗明无疑是个强大的alpha,对外却很少毫不遮掩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到了他这个地位,早已经不需要通过这些来和对手进行无声的较量了,如若不是因为睡着而没有防备,应该连这丝丝缕缕的味道都不会泄漏。他似乎睡得很沉,无意识蹙起的眉头衬托出一种宝相庄严的性感,高挺鼻梁打出的阴影遮住了偏到一边的大半张脸,衬衫扣解开了两颗,领带歪歪斜斜地挂在锁骨的位置。


陈亦度瞥了眼立在一旁茶几上的酒杯,拿起来闻了闻后忍不住笑了,这瓶66年的云顶是朋友的珍藏,当时就是看中了谭宗明一定会喜欢才费了好些口舌说服朋友松口的。他知道谭宗明鲜少这样折腾奔波,一定是困了,便轻手轻脚回酒柜将酒和冰桶取来,往杯子里倒了三分之一,递到嘴边轻轻抿了口,瞥了眼依然紧闭着眼的男人,似乎是突然有了什么主意,往嘴里又送了口酒就弯腰冲谭宗明凑了过去,然而男人在他即将吻上自己嘴唇的前一秒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带着一切尽在掌控的笃定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陈亦度愣了一小会,抬起一边眉毛,半像示威半像调戏地朝眼前的人笑,装睡算什么本事,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谭宗明一个人会撩,于是陈亦度更加暧昧地贴过去,将酒液嘴对嘴地渡给他,还火上浇油地释放出一小缕的信息素,勾勾缠缠地绕着他。


这种甜蜜缱绻的逗弄让谭宗明很是受用,他搂着腰将人拉到自己膝盖上牢牢按着,一双手在陈亦度劲瘦的腰腹间有一搭没一搭地来回抚摸,左边嘴角挑起来一点,沙哑的嗓音里吐出两个字:“还要。”


陈亦度噗地笑了声,冲男人扬了扬手里的酒杯,一双眼睛又明亮又狡黠地倪着他:“谭大总裁,别得寸进尺,您可是一上来就开了我酒柜里最贵的一瓶酒。”


谭宗明听了这话也不恼,拈着人修长的手把剩下的酒喝了,两分的醉意愣是装成七分,打了个酒嗝就往后靠。其实当陈亦度刚踏进别墅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自己omega信息素的味道就是最好的提示,远比任何细微的响声来得清晰可辨。这小家伙两个月不见,脾气倒是见长,简直欠收拾,谭宗明当下便不再约束自己的信息素,放任木调香的味道尽情散逸。他并不急着把陈亦度逼至忘乎所以的境界,也很享受偶尔像这样你来我往的调情,然而几乎就在下一秒,omega纯澈透明的薰衣草香像是突然失控了的四溢而出,不管不顾地涌向谭宗明,迫不及待地和alpha散发着些许烟熏琥珀的木调气息融合在一起,薰衣草仿佛独自矗立在不存于现世的陡峭岩壁上,被山顶浅灰色的薄雾笼罩。




双总裁泳池戏水


微博补档



【楼诚及衍生】6月完结连载

艾瑄:

临睡前突击,睁眼瞎都是我的锅。


全系列戳标签“楼诚月度整理”。






1、楼诚


【楼诚】渡灵
作者:楠楠自语lnn
预警:灵异向
篇幅:正文6章18节


【楼诚】绝对信任
作者:Wi-Fi
篇幅:正文21章


【楼诚】示爱的一百种方法
作者:厚颜甜心
篇幅:正文100节


【楼诚】我的仿生男友
作者:大队长
描述:底特律AU
篇幅:正文15节




2、蔺靖


【蔺靖】暴君
作者:葵七儿
预警:黑化
篇幅:正文7章


【楼诚|蔺靖】说一段神话~
作者:阿许
描述:神话AU
预警:生子
篇幅:正文23章




3、衍生


【贺陈】暗火
作者:水沉曦
描述:黑道AU
篇幅:正文14章+番外


【凌李】好久不见
作者:昵称是个什么鬼
篇幅:正文10章


【庄季】雪.狼
作者:mimi剑雨秋霜
描述:科幻AU
篇幅:正文14节


【杜方】永不缺席
作者:好好做人苏小青
描述:正剧向现代AU
篇幅:正文50章+番外




4、多CP


【主凌李】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
作者:mimi剑雨秋霜
次CP:楼诚、奇度、庄周、洪季、谭赵;顺懂
篇幅:正文23章+番外2篇
* 奇度 = 李川奇×陈亦度






7月继续爱楼诚 ❤


// 艾瑄整理列表

随手#小赵之可能性·金大班

浪味仙侠:



谭宗明喜好来这样的地方谈生意,此时生意不生意已然不重要,钱财性命到了胭脂水粉里面一泡,变成了世俗累赘,那贪生怕死的在床上成了草贼英雄,那循规蹈矩的在枕上也有半刻驰骋疆场。



人懈怠了,一切都好说了,今日黑白颠倒,明日再来一回便天翻地覆了。灯红酒绿,红男绿女,谁不心动谁便有了手段,有了方法。

谭宗明从小卡座上出来,今日里头的舞小姐当真天下第一,白雪酥胸,柳腰柔荑,教所有老板话也不多说了,舞也懒怠跳了,只是寻个由头,摸一摸,蹭一蹭。谭宗明看过吃过,出外边刚点烟,便听说,赵先生来了,叫放一下对口味的音乐。

只见一群小年轻拥着一位生得最清朗英俊的往里面走,再娴熟没有。摩登快乐夜,为他放上探戈,角角落落的舞女郎也下来共他合舞一曲,他抱住一个,其他便自觅舞伴,人人脚下有鼓点一样,通隆达拉地,宣示此地夜夜风情的主权所属。

谭宗明在一边看着,也不说话。舞蹈这样的事情,身段好在上品中已是其次,姿态好才赛出高下。那青年举手抬足都是华贵,动也好,静也好,都是洋洋洒洒不与人说的快活。

只见那小年轻,又舞了几首普通交谊舞,坐下喝饮料。

“你叫什么名字?”谭宗明过去给他送一杯酒。

“我叫....”他去撩有些汗湿的头发,“我叫赵某。”

舞女称自己,“我是萍水相逢的那个萍萍。”“我是柳暗花明的柳柳。”天大的比喻,千年典故,全要用来套中你与她有一段黏黏糊糊却一掷千金的情事。


“还有叫某的人?”谭宗明不介意自己犯傻。

“无所谓,赵生,赵某,名字没有故事。”他吸饮料,却不饮酒。

谭宗明想想,无所谓,我也是谭某,只有爱情或是色情,名字不要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