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太子殿下有特殊的哄人技巧(一)

大橙子与猫殿下:

【不负责任且不正经的段子合集。(我是目录)】    




        梅长苏你大爷的,留一个呆子给我。


        蔺晨在心里把梅长苏骂了一百遍,饮一口热茶,强压心头那股火,才又抬起眼瞧着对面的太子殿下。


        好看是真好看。蠢也是真蠢。




        “我说太子啊,你能不能放一放你那些大道理,说得我头都大了。”蔺晨又给自己倒上一杯茶,“你能稍微,我是说稍微,变通那么一丁点儿吗?”


        太子殿下大约也有点动气,直挺挺坐着,衣袍层叠仍见胸膛起伏。


        “蔺先生这是什么话?朝堂之上,刑部何等重要?先生明知他们举荐的那个人,才学、人品皆是一般,为什么还要我同意?”




        “只是把这个人塞进去而已,又不让他做刑部尚书,要那么好的才学、人品做什么?”蔺晨的头开始疼了。


        “塞进去而已?先生,此人平日长袖善舞、左右逢源,遇事专会和稀泥。刑部要的是刚正不阿、明辨是非之人,把这个人塞进去,于朝堂何益?!”太子殿下的拳头在衣袍之下攥了攥,终又放开。




        蔺晨一面喝茶,一面把这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这个小太子,为人处世真是嫩到家。“太子啊,你看你自己说得多清楚。刑部需要刚正不阿、明辨是非之人,你之前往刑部塞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刚正不阿?哪一个不是一根肠子直到底?你让他们去硬碰硬,最后什么结果?”


        “得有这么一个人,去和稀泥,去乱搅合,去调和他们的关系。一把连弩还得时不时擦擦油呢,你的刑部不得有个油滑之人吗?”蔺晨觉得自己积攒小半辈子的耐心都用在这个小太子身上了,这叫一个苦口婆心,这叫一个呕心沥血,这叫一个鞠躬尽瘁。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身在刑部,照章办事即可,是非对错自有朝廷法度评判。其他各部可讲三分人情,刑部一分也不可,否则就是对天下人不公!”太子殿下说着说着声音也高起来,“先生为何非让我同意此事?难道有何隐情?还是先生有何图谋?”


        图谋?!“要不是……”蔺晨气得太阳穴突突地疼,那句“要不是梅长苏谁乐意管你”,差一点儿就脱口而出。袖子一笼,索性板起脸来:


        “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我跟你说不清楚!”




        没想到小太子比梅长苏还倔,撂下一句“我与先生也说不清楚,如此,我们就不必说了”,起身告辞。


        预料中的“嗫嚅犹豫沉默”呢?他准备好的“先吓后哄再劝”还没用出来呢!怎么人就走了!就走了!




        一袭红衣穿堂过,阁主气得直哆嗦。




        蔺晨很生气。


        活这么大,除了小飞流,还没人这么不给他面子。


        飞流扫他面子能算个事儿吗?不能算。堂堂阁主岂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但这小太子不行。这算事儿,算个大事儿。


        他蔺大阁主百年难得的一次热心肠,被太子拿去糊了墙。


        蔺大阁主生平头一份儿的为人筹谋,被太子拿去喂了狗。


        阁主一怒,鸽架一颤。当晚蔺晨就离开京城,一路奔回琅琊山,气儿还没消。




        太子殿下也气了几天。等他发现蔺晨离开,已是半个月之后。


        刑部几个空缺定不下人来,朝臣闹着他,几个心腹也意见不一。没等定下来,刑部几个人便因一桩案子意见不合闹将起来,被蔺晨猜了个十成十。


        朝上的事儿没料理清楚,又被静妃知晓他和蔺先生起争执,把他叫去教训一顿,说他“鲁莽不懂事”。


        事事皆难的时候,太子殿下忽然觉得身边少了个人。


        没人帮他出主意坑那帮朝臣,没人帮他想办法安抚那帮皇亲。


        太子殿下有点难过。


        他知道那天蔺晨那句“要不是”,后头接的是“梅长苏”三个字。


        是蔺先生宽厚,不想刺痛他,才把话咽回去。如果不是小殊的嘱托,只怕蔺先生不会在金陵多待一天。


        想想他二人几次争执,都是蔺晨妥协服软,自己反而得寸进尺,愈发由着性子说话。为朋友之托,蔺先生尽力至此,已属不易。


        快一年了,他发现自己离不开这个蔺先生。


        “景琰,蔺先生才智不输小殊。此事你该低个头。”


        母妃永远是对的。面子算什么。


        太子殿下下朝跟蒙挚他们交代好,翻身上马便离了京城。


        等列战英带着行李、点心、兵马出门追人,太子殿下都奔出去小三百里了。




        大寒刚过,琅琊山漫天飞雪。太子殿下先迷了一天路,又冻了一整夜,黎明才寻得一条小道。


        万万没想到,等了半天通报,回来是俩字儿:不见。


        殿下一人一马听完都崩溃了。马直接就要往地上坐,太子殿下死死拽住。


        “请告诉蔺先生,萧景琰是来道歉的。”


        “行吧,你等着。”门童打个哈欠要往回走,又被太子殿下叫住。


        “你就说……就说我是带着厚礼来赔罪的。”




        TBC


=============================


现在时间2016年12月18日凌晨。距离开坑快要一年啦~最近还有小可爱给这篇文红心推手,真的好感谢你们的爱~

评论

热度(1327)

  1. 玫姿绰态大橙子与猫殿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