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楼诚】当你的Omega变了心 24

水沉曦:

ABO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情话,就是我给你标了一个了不得的价




明诚无比清楚地知道,这次他真的是惹明楼生气了。


自从那天从江边回来明楼就像变了个人,无时无刻不在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伤心与谴责,弄得他浑身不舒服也就算了,关键是连大姐都看出了不对,前两天私底下悄悄问他。


“阿诚,你大哥他这是怎么了?”


“这个……”明诚转头去看,明楼就把头冷淡地扭开,“这个……有点复杂……”


“哎呀,有什么事说开就好了嘛,都是大人了,怎么闹起别扭来还像小孩子一样。”明镜没有太放在心上,只当他们两个是为了点什么小事,毕竟要是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明楼是不会这么平和的,“你大哥脾气大,你就稍微让着他点。”


明诚温顺地点头:“好的大姐我知道了。”


莫名其妙就被说脾气大的明总听到这句话就更生气了。


明诚自己也知道这事确实是他理亏,如果说他仅仅是有个计划瞒着明楼而且谁都没告诉也就算了,可问题就出在他告诉了于曼丽却没告诉明楼,搞得好像他不信任明楼一样,这件事极大地伤害了他大哥的心。


明诚尽力想补救,可明楼丝毫不为所动,倔强地不接受他的道歉,还时不时用“阿诚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大哥呢”的眼神折磨他。


“难啊,做人太难了。”


于秘书并不想理气息奄奄的明副总:“您真的应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真的,光是口头上道歉显得没有什么诚意。”


而且您一天说百八十遍“大哥我错了”我都听烦了好吗?


“我还没有诚意吗?”明诚觉得自己也很委屈,“我大哥以前也没这么难哄的啊。以前我只要……”


“我不想知道这些,再见。”于曼丽捂着耳朵逃走了。


他还不够有诚意吗?明诚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反思,他每天逮着机会就向明楼认错,态度良好语气诚恳,简直称得上教科书一样的道歉模范,这还不够有诚意?要知道他小时候就算偶尔做错了什么事,大多数时候也只要爬到明楼膝上,软软地说一句“大哥我错了”就没事了,为什么现在就这么难?


要不是理智尚存,明诚都快控制不住地去揉自己的头发了。


只是他这里难过,明楼那边更难过。阿诚小时候对他的态度和现在的差距太大,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明楼无比悲痛地回忆,小时候的阿诚对谁都很戒备,自从来了明家之后就特别粘他,但即使拉着他的手也仍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张口闭口都是大哥,也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偶尔耍耍小脾气,露出一点符合他年纪的孩子气,但只要他稍微哄一哄就立刻不计前嫌,仿佛是他的特权,即使自负如明楼也不自觉地有点以此为傲。


而现在,他眼里看的不是他,心里想的没有他,尽管仍是会叫他“大哥”,但之前的那些唯他一人独享的全都没了。


哪怕是认错,小时候还知道抱着他的脖子乖乖认错,现在可好,就一句轻飘飘的“大哥我错了”就算完了。原来在阿诚心里,他的排名一落千丈,已知现在前面不仅排着钱,还有一个才跟着他两年的秘书,往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让他发现点什么别的,真是越想心里越堵得慌。


于曼丽从副总办公室逃出来,脚下一拐就拐进了总裁办公室:“明总,这是晟煊那里送来的请帖。”


明楼头都没抬:“放着吧。”


谭宗明的动作倒是真够快的,这人才领回去几天,请柬都发出来了。


“大哥。”明诚站在办公室门口,手里拿了一厚叠财务报表一次来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于曼丽知道自己该撤了,在和明诚目光交汇的时候对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还比了一个“献身”的口型,明诚挥手示意她该干嘛干嘛去。


明楼的眼神还停留在电脑屏幕上,无声地继续维持他已经单方面开始了近十天的冷战,明诚把报表放在办公桌上,伸手去拈那张请柬。


“也是得赶紧着了。”他想起当时朱徽茵给他送来的报告,半点不意外谭宗明把婚期订得这么近,“到时候月份大了就难看了。”


明楼哼出个鼻音算是表示他听见了,只是这一哼也表示他还在生气。


明诚无奈地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大哥,你还生气啊?”


这话听起来就像他是在没事找事一样,明楼端坐在那里,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不敢,明副总做什么事都是有道理的,我这不是无理取闹么。”


“大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明诚又往前走了两步,明楼这才把目光从电脑上挪开,背靠老板椅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的解释。


“让于秘书知道是因为我要让她帮我处理一些相关琐事,不让你知道是因为…”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快速组织语言,“是因为你毫不知情的话,谭宗明不容易起疑心。毕竟这件事成与不成,最重要的还是大哥你嘛。”


明楼对他的后半句话不予评价:“所以在你心里,我还不如于秘书值得信赖?还是因为…”


尽管非常不情愿,明楼还是沉痛地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我在你心里不如钱重要?”


“呃……”明诚发誓他只迟疑了一秒钟,然后他就被明楼一把拉过来,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


“说话。”


明诚觉得他们现在这个姿势略有一些别扭,侧身坐在大腿上还被人端着脸,着实不太舒服,也不太方便他们进行接下来深刻的长谈,所以他维持着这个被端着脸的姿势站起身,分腿坐回了明楼的腿上。


“大哥我不是已经认过错了嘛。”知道自己犯错,好歹认错态度良好,明诚任由明楼把他揉圆搓扁,异常认真地对天发誓,“我保证下次有什么事都先跟你商量,绝不把你当枪使……哎哟!”


“拿我当枪使?我看我还不如你那枪在你心里的分量!”那天黄浦江边他一眼就认出了赵启平,可不就是他刚回国那两天在明诚的平板上看到的那个人?原来阿诚那么早就开始谋划布局,他是该高兴阿诚现在的心里滴水不漏,还是该生气阿诚从来没想过要告诉他?还说不拿他当枪使,枪好歹还记得一直带在身上,他却是硬生生直到最后一秒才知道了整件事。明楼捏着明诚的脸,语气极其恶劣:“说!是大哥重要还是钱重要?”


“当然是……”明诚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要把那个字说出来,甚至已经连口型都已经蓄势待发,但目光再触及到明楼铁青的脸色时突然反应过来,硬是把那个已经到了舌尖上的字咽了回去,对着眼前的Alpha讨好地笑,并在心里拼命祈祷明楼没有看出来他本来准备说什么,“大哥重要!当然是大哥重要!钱怎么能和大哥比呢!”


但不幸的是明楼确实已经从短暂的停顿和生硬的转折之间找到了他原本中意的答案,明大公子恼羞成怒,拂袖离去。


“所以说,你还是没有参考我的意见。”


于曼丽摇头叹气:“副总,你都已经不耻下问了,到底还有什么拉不下脸的。”


“为什么我大哥一定要和钱一决高下呢?”明诚百思不得其解,“这种事简直匪夷所思嘛!这种事就好像……”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比方:“就好像问我钱和大哥掉进了河里,我会救谁一样。”


“那请问副总您会救谁呢?”


“那当然是大哥。”明诚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小傻子,“钱都掉水里了,还能用吗?救了干嘛?”


“你看,这就是你的问题。”于曼丽两手一拍,得出结论,“你先考虑的是钱掉在水里不能用了而明总还能…呃…用,而不是你喜欢明总比喜欢钱多一点。”


明诚有气无力:“好吧,如果这么说的话,我喜欢我大哥确实要比喜欢钱多一点。毕竟你知道的,大哥可以跟我一起赚钱,但是钱买不来大哥。”


“你还是不要解释了,我都快不认识钱这个字了。”于曼丽在心中对明楼油然而生一股同情,“明总更觉得匪夷所思吧?他怎么已经沦落到跟钱竞争了呢?”


“钱不会跑嘛。”明诚小声嘀咕,“大哥会跑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钱更能给你安全感咯?”


“也可以这么说吧。”


“明总真是太惨了。”于曼丽对自己的顶头上司掬一把辛酸泪。


这情敌要是个人吧,好歹还能公平竞争,毕竟是人就有缺点,而且以明总的实力和明副总近乎无底线的偏爱,获胜几乎是十有八九的事。可明总的情敌根本不是人,不是人也就算了,还是没有缺点的钱。


不是有句话叫“我又不是人民币人人都喜欢”。谁不喜欢钱呢?钱能有什么缺点呢?这下连竞争都没有了,出卷人下场考试了,难道明总击败这个情敌的唯一方法就是指望着副总有一天早上起来突发奇想“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钞票,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了”,可是这也不靠谱啊,万一副总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以后就去找他的保洁小妹…呃或者……保洁沈公子了呢?


竹马最后输给了天降?


于曼丽觉得这非常不好,倒不是沈公子不如明总好,是她明确地知道明总要是拿不下明副总,早晚有一天会拿她开刀。不要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在培训期间Alpha心理学可也是将近满分的好吗?而且她更清楚地知道,如果到了最后BE收场,有人要倒霉的话,她肯定是最首当其冲的一个,甚至会比沈公子还靠前,沈公子说不定就带着副总开开心心回美国了,她能怎么办?给明总表演一个铁锅炖自己吗?


“副总,我觉得您还是要有一点表示的,我是指行动方面的。”在想清楚一切了以后,为了保证自己不会英年早逝,于秘书决定为撮合两位上司略尽一份绵力。


“如果你再说献身,今年的年终奖扣光。”


“副总你看看,张口闭口就是钱,明总听到了会有多心寒啊,您以前可是张口闭口都是他来着。”后半句话于曼丽纯粹是胡说,但在看到明诚明显变得迟疑的脸色的时候几乎是震惊了,“不是吧?副总您以前真是这样的?”


明诚遥想当年,捂着脸“嗯”了一声。


“那明总的心理落差也太大了吧?副总您那个时候可是每一项测评都是满分来着,您就不能分析一下明总的心理?找一下明总的诉求?”


明诚似乎若有所悟:“我考虑一下吧。”


于曼丽是真心希望明副总理解了她的意思,所以她在下班的路上识趣地把前排后座之间的挡板升了起来,做一个贴心的好秘书,给两位总裁一点私人的小空间。


“大哥。”明副总今天上车以后没有再和他的手机卿卿我我,证明他有了比工作更重要的事要做,“我有话要跟你说。”


“说吧。”明楼的态度十分平淡,哦,现在换成他跟手机卿卿我我了。


明诚挪吧挪吧挪过去,伸手拿走了那个跟他争夺他大哥注意力的小玩意儿,犹豫了一下,把明楼的脸掰过来,非常真诚地说:“在我心里,你真的比钱重要。”毕竟我喜欢你比喜欢钱更早一点。


“嗯。”


“如果你和钱一起掉到水里,我肯定会救你的。”绝对不是因为钱不能用了。


“嗯。”


明楼看上去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明诚只能再三保证:“你真的比钱重要,真的,我发誓。”


“听起来真让人心安。”明楼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平板,“那我是不是不用在以后的某一天我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掉了?”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明诚看上去有点生气,“没有人可以把你买走。”


“是嘛。”明楼觉得自己的内心稍微被宽慰了那么一点。


“对啊,毕竟我标了一个没人能出得起的价。”


所以如果最后你走了,那一定不是别人从我这里买走的,是你自己想走的。














我这写的啥?大家好,现在我就来给大家表演一个傻子写文


还有就是不要着急,我已经算过了,还有两章我们就能开车了!长途!我保证


那什么半个小时以后发个楼诚车,请大家带好公交卡有序上车



评论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