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谭赵]萤火II (一)

赤野:

夜未央预售 ┏ (゜ω゜)=☞: 链接




距离上次还算正经写文已经过去四个月了(不是,其实已经一年了),内心十分愧疚。虽然已经是废柴一棵,但为了《夜未央》还是过来挖一铲子坑。这个拖了一年的本子也是坑死我了,然而我还是很爱她。




这篇是完全推翻原作设定的谭赵。把赵启平丢到他最不喜欢的地方耍一耍。


娱乐圈PARO。bug会很多,所以不用告诉我。




大概不会特别长【大概吧】




---------------------------------------------


一、千层套路




汽车沿着盘山公路平稳地疾驰而上。此时天色渐晚,苟延残喘的夕阳用最后一口气将一小片天空烧成了香槟色。云层稀疏,丝丝缕缕地缠着几束浮光,显得格外弱不禁风。赵启平从车窗看出去,城市的天际线正悄无声息地隐退在渐次氤氲开的昏暗里。他捏了捏鼻梁,想打个哈欠却忍住了。




同车的曲筱绡正抓紧时间做最后的冲刺。她举着镜子,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妆容,又从随身的化妆包里掏出一个眼影盒,往那挤得紧紧的乳沟处打上一层阴影。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




车子转过一道弯,郁郁葱葱的树林间隐约露出了一幢别墅的屋檐。有温暖的光从那里漏出来,让人不由心中一松。赵启平问曲筱绡:“请柬呢?”




曲筱绡放下镜子,动作麻利地从手包里抽出两张卡片。卡片是乳白色的,装饰简单却格外精致。卡片内里写着邀请曲筱绡小姐/赵启平先生参加晚宴云云,背面则用花体字写着一个大大的ZERO。




ZERO传媒发起的晚宴,能够被邀请就是身份的象征。




赵启平接过请柬,发现曲筱绡又把镜子端了起来,万分无奈:“可以了,已经无懈可击了。”




曲筱绡不满地瞪他一眼:“你懂什么?”她推了推胸部,让那双峰尽量再傲人一点儿,“这可是生死攸关的战争。想入凌远的眼,不下点儿功夫怎么行。”




赵启平对此嗤之以鼻:“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能靠这个入那大导演的眼?”




“你闭嘴!”




说起凌远,当可称之为传奇。出身豪门,几年前还是圈子里最炙手可热的天才导演。拍了几本叫座的影视剧作品,收入了几个颇具分量的奖杯。近几年,他继承家业,成为ZERO传媒的掌权人。从导演变成出品人,左手投资右手资源,更是引得无数花花草草趋之若鹜。




这次他以ZERO传媒的名义举办的这场晚宴,是为了庆祝A市影视协会成立一周年。圈子里一线准一线的演员导演几乎都到了。




赵启平差不多是去年的时候,因为一本口碑不错的电视剧男主跻身到了准一线的行列。他今年31岁,在这娱乐圈里不算年轻了。科班毕业之后跑了好些年的龙套,又演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男三男四男五,后来终于得了一个机会出演了一本都市剧的男配,从此一炮而红。当时和他搭戏的女演员就是曲筱绡。




对于搭档的嘲讽,曲筱绡自然有她的说法:“态度决定一切懂么?不管能不能入眼,至少人家觉得你在认真对待这件事。”




这话有理。赵启平认同地点头,顺便从对方手里抢过镜子对着整了整领带。




只听曲筱绡又说:“当然啦,趁着这大好机会,联络联络感情,拉拢拉拢关系。娱乐圈嘛,就是个靠人脉吃饭的地方。”




赵启平整理的手一顿,只笑了笑,没言语。




曲筱绡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别不爱听。当年吃的亏还少吗?老魏要是在这,准这么叮嘱你。”




她一提老魏,赵启平就想起他那个说话温吞做事却雷厉风行的经纪人来。事实上他也正是因为遇到了魏渭,星途才有所改观。




赵启平不是个热衷于建立圈子的人,又讨厌虚与委蛇的说谎。这种人当个学者还不错,混起娱乐圈便难免坎坷。有点儿清高,又想无论何时都能讲道理。可道理这东西,哪有那么多能分辨清楚的时候?




他这次来,魏渭也算是耳提面命,一定要他不管喜不喜欢凌远这个人都要混个脸熟。




“我不指望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你至少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不说话啊!”




赵启平叹了口气,为这事,老魏也是操碎了心。






两扇铁门缓缓打开,汽车驶进了私人用地。道路两旁是修剪整齐的紫杉,错落有致,显然被仔细打理过,十分规整。再往两侧是大片色彩明艳的花圃,其间还立着一座宛如童话世界的三角形小木屋。蓦然见到那木屋,赵启平不由得怔住了。那是一座纯木结构的矮房子,又长又大的人字形屋顶几乎触及到地面上。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着魔一般低语道:“他终于又回到了那片万籁俱寂的雪原。茫茫的黑白之间,只有那扇低矮的小窗泻出了一盏橘光。”




“你在说什么?”曲筱绡突然问。




赵启平猛地回过神来:“哦,没什么,想起了小说里的一句话。”




他说着又恋恋不舍地望了那小屋一眼,转头就看到曲筱绡正在鼓弄一管护手霜。她似乎在试图将所有的乳液都推到瓶盖的位置。




“你在干嘛?”赵启平问。




曲筱绡看他一眼,忽然神秘一笑。只见她打开瓶盖,往自己的手背上轻轻一挤。因为乳液事先都被推到了瓶口,这一下,噗的一声,出来了整整一大坨。




赵启平皱了皱眉。曲筱绡不动声色地坐过来,笑眯眯地又嗲又甜地说:“嗲赵,我挤多了,分你一点儿?”




她靠得十分近,以至于一双胸脯都贴在了赵启平的胳膊上,软绵绵的两团。她双眼含羞带怯,一双腮红衬着巴掌大的小脸儿红扑扑得格外诱人。赵启平只愣了一下,面对这样的电力竟无动于衷。他手没动,而是煞风景地翻了个白眼:“你想套路我啊?”




曲筱绡瞬间变脸。她粗鲁地直接将一半乳液抹到赵启平的手背上:“你是不是死都不肯陪我炒作?”




赵启平顺势将乳液迅速涂完,然后伸出一根细长又漂亮的食指顶着曲筱绡的肩膀推出了一尺远:“你胸太小了。”




“去死!”






他们到的时间刚刚好。凌远正站在门口,还能趁机聊上几句。曲筱绡在这方面向来玲珑,赵启平信任他的判断。




今天的凌远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领带紧紧地卡着脖子一丝不苟。他的西装左边领子上别着一个宝剑模样的胸针,整个人也如宝剑出鞘一般,锋利极了。赵启平上次见他是在前年的某个颁奖典礼上。他当时是最佳男配陪跑了一场,没捞到机会和这位天才导演认识。




曲筱绡往凌远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凑到赵启平耳边说:“这人传说是性冷感。你看像不像?”




赵启平被她逗乐了,于是也低下头没正经地道:“难道他还能把那仨字写在脸上?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曲筱绡咬牙,暗地里掐了他一把:“他和你一样,男女不进荤腥不吃。快用你的性冷感雷达帮我测测,我今天晚上的成功率多大?”




赵启平赶忙说:“你少污蔑啊。我只是不和你们这帮人玩毫无意义的炒作游戏,怎么就性冷感了。”他说着四下打量了一番,“凌远我不知道,不过这房子,我倒是真喜欢。”




曲筱绡要被他气死了:“谁和你说房子!懒得理你了!”




见她一扭身走了,赵启平便索性悠然自得地四处找吃的。这是一座造型颇为精致的房子。和花园里的小木屋一样,屋顶也是大大的三角形。外观和内部装潢都是北欧风,清新又文艺,低调又奢华。赵启平喜欢得不得了,不禁觉得找这么一帮人来聚会未免太暴殄天物了。




会场的人流明显在以凌远为中心。赵启平默默地观察,却没有上前的打算。他觉得这种主动有些low。魏渭交给他认识凌远的任务,如果今天晚上都是这种状态,那铁定是完不成了。算了,赵启平想,不认识就不认识吧。等到自己红了,也许凌远就主动找来了。你看,这次不是也收到请柬了么?在这个问题上他难得想得开。




和几个熟识的人聊了一会儿,又随便挑拣了几口零食,赵启平刚找到一个角落掏出手机,迎面就来了个熟人。




“赵启平,有段时间没见了。”来人叫丁晨,是赵启平的大学同学,现在是圈子里风头最盛的小生之一。演技好,颜值高,为人处世八面玲珑的,不红都不可能。赵启平和他说不上关系有多好,但毕竟同学一场。




“最近忙什么呢?”丁晨问。




“拍戏。”赵启平恋恋不舍地将手机揣回兜里顺便回答。




“韦学长那个本子?”




“嗯。”赵启平点点头。




A大戏剧学院在全国算得上一流的艺术学校。娱乐圈里的人脉往往就是从一个学校发展起来的。学长带着学弟,学弟再带着后辈,串成一串,抱成一团。他们口中的韦学长叫韦天舒,比他们大了五届,是导演系毕业。本来做导演后来改行做编剧。说起来也是有缘,韦天舒和凌远是同班同学。所以按这样的关系推下来,凌远其实是赵启平的学长。




“不错啊。”丁晨说,“演警察挺适合你的。”




“还行吧。”赵启平略微冷淡地回应,“你呢?”




丁晨道:“接了一个综艺真人秀。还有一本电影在准备。”




“厉害厉害。”赵启平说。他不太喜欢丁晨,但也讲不清道理。曲筱绡说是因为伤了自尊。都是一个教室出来的,丁晨比他红多了。面对丁晨,他说不出人话,也讲不来鬼话,又不能不讲话,所以只好应付着打哈哈。




俩人一时间无话可聊。明明同窗了四年,竟然连可以分享的回忆都没有。赵启平解脱地想,可以了吧,可以走了吧,没想到丁晨目光一转,突然喊了一声:“韦学长!”




赵启平一怔,眼看着韦天舒和凌远闻声一道走过来,登时紧张到汗毛倒竖。他暗暗咋舌,机会来的如此突然!?




他看了丁晨一眼,这人真是很灵了。韦天舒好相与,校友会上下没有他关系不好的。通过韦天舒认识凌远,既不会掉价,又自然而然,确实是最恰当不过了。




“你们俩啊。来,我介绍一下。”韦天舒端着酒杯,大咧咧地扯着凌远过来认人。




凌远一旦笑起来,锋芒便减了几分。赵启平不动神色地打量他,只得体地打了声招呼便安静地站在一边。凭良心说,凌远真的很帅,就是落在演员堆里都丝毫不逊色。他的头发整齐地梳向脑后,露出宽阔而饱满的额头,眉眼间似有若无地透着锋利让他的气场显得格外凛冽。




丁晨没有直接瞄准凌远。他对韦天舒笑道:“韦学长,刚刚我们还说你在拍的那个本子。”




话题是自己的作品,韦天舒精神一震。他拍了拍赵启平的肩膀说:“辛苦小赵了。每天打打杀杀的。”




赵启平腼腆而谦虚地笑道:“哪里,应该的。”感觉到凌远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转了一圈,他不卑不亢地迎上去,坦荡又真诚。




凌远问韦天舒:“大概什么时候上?”




韦天舒说:“计划明年年初吧。”




丁晨说:“也是明年年初吗?韦学长,手下留情啊!”




“对哦。”韦天舒想起来,“你那个剧也是明年年初,廖老师导的。”




凌远奇道:“廖老师又出山了?”




他们说的廖克难是名气响当当的女导演,也是凌远和韦天舒的老师。她这一辈子德艺双馨,桃李满天下,在圈子里非常有地位。丁晨能入了她的眼,也是很有实力了。




韦天舒说:“虽然岁数大了,但热爱艺术的心不死啊。”他转而对凌远道,“你呢?就这么当商人了?什么时候合作一把?”




他一问,丁晨和赵启平同时敏感地竖起了耳朵。凌远复出,那是多大的新闻。




凌远但笑不语。




丁晨略显夸张地道:“这不就是武林至尊,倚天屠龙吗?”




他似乎永远都知道自己在什么方面最擅长,于是便时刻将优点展现到淋漓尽致。韦天舒显然很高兴,就连凌远都敛了周身的锋利柔和了下来。所以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人不喜欢被夸。




赵启平面子上跟他们一起盒盒盒,心里的弹幕都快把这仨人脸糊上了。这丁晨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拐来拐去就把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然后再适时来上一巴掌,刚好拍在两匹马的屁股蛋子上。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他们又说了一会儿,终于可以散了。赵启平如蒙大赦,赶紧跑到角落里去喘口气。丁晨则投入到另一轮社交活动中,如鱼得水。




凌远左右看了看,只低笑了一声。






又送走几波过来打招呼的客人,韦天舒看着已经掏出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的赵启平问:“你觉得赵启平怎么样?我今天本来就是想把他介绍给你的。”




凌远转了转手中的酒杯,一双眼珠黑黢黢的:“刚刚吗?风头都被抢走了。”




韦天舒说:“这不好吗?专注演技,从来不玩花头。”




凌远扬了扬眉毛,举着酒杯自说自话地和韦天舒碰了一下:“爱出风头又有什么不好?只要他的实力可以撑得起这风头。”




--------------------




我决定要认真做人,所以回顾了一下目前欠的那些债。


别催我《世初》,因为太懒没查资料,大纲卡得不能动。


杜方的《英雄主义》稍微还算完整,说不定这个会先写了。


《兄弟如手足》回顾了一下前文,完全没认真写,所以可能会稍微改改。


《吃基》的话,坑了。因为我已经对吃鸡这个游戏失去了兴趣。若是想写网游,就再换个游戏来。




这么看我真是劣迹斑斑。。已经这样了,还能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