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谭陈】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上)

党的女儿:

字数:5301



ABO联文。


关键词:都是发情期惹的祸


地点:健身房。


设定:ABO。谭A陈O。轻|黄|文。大概是先婚后爱。


预警:R18。脑洞沙雕,雷者慎入。







以下正文:


----




01


“我要做无痛人流。”


陈亦度面对产科大夫,说话一脸平静无波。


“可是陈先生,做人流是要很大代价的,术后还有可能终生不育。”大夫答道。


“你们是全国最好的产科,我信任你们的技术。放心,钱自然不是问题。”陈亦度态度非常坚决。


“陈先生,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您怀孕已经超过三个月了,做引产风险大大高于流产,而且您是要一个人做,如果没有您的A陪伴的话我们恐怕很难做到万无一失,这术后并发症真的不是您想得那么简单……”


陈亦度听到了A这个字眼不由皱起了眉。


“他不在就不能做吗?”


“我们真的是为您的身体考虑啊陈先生,这种情况最好能生下来。”


生下来,那不就相当于给人一个活把柄在手里攥着,以后他要是想离婚都麻烦一些。而且带着个小拖油瓶,不管他伪装得多么冷漠无情坚不可摧,总会被人捏住软肋要挟。


不能做是吧,换一家医院便是。


陈亦度无言站了起来,许是本来身材瘦削挺拔,外表看上去完全显不出是个怀孕4个月的孕夫,一身高档入流的西装和斯文的举止流露出了精英的气质。他看了一眼表,离谈下一单生意的时间还有点余裕,他跨进了自己的车,独自开往下一家医院。




02


“成交。”陈亦度与生意合作伙伴的手握在一起,“祝我们合作愉快。”


又谈成一单生意,千万的订单,弹指之间就能达成。对于赚钱这件事情陈亦度早已熟稔,闭着眼也能衡量出对方的实力几斤几两。而对肚子里这个小家伙,完全是个未知数。


“来陈先生,我敬您一杯。”


生意场上本就该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可陈亦度就算不了解怀孕知识也多少有点常识,知道喝酒对现在的身体是禁忌,且不说胎儿,对他自己有弊无利。


“抱歉啊X总,本该我敬您,可今儿不巧,我正胃溃疡喝不了,这样吧,这酒我先欠着,改天等我好了我们不醉不归。”陈亦度一脸歉意地赔笑,撒谎连眼都不带眨的。


还好下属都挺会来事儿,帮陈亦度代饮了不少杯,陈亦度只觉得酒桌上的菜品看着色泽油腻,及其恶心,闻着就想吐,一副装出来爱吃的样子已经快到极限了。


陈亦度一回家就冲进厕所对着马桶干呕。


孕吐把一向面无表情的俊脸逼出泪来,陈亦度格外狼狈,又把四个月前自己的荒唐骂了一遍。




03


四个月前,工作风调雨顺,生活波澜不惊。陈亦度还是那个精英范儿十足的陈总,刚刚三十出头就已经身兼著名服装设计师和DU集团总裁,动辄在巴黎米兰开时尚服装大秀。


可就在一切都这么井然有序有条不紊的时候,却出了个意外。


陈亦度每天下班都会去搏击俱乐部锻炼,可就是那个该死的周五下午,他忘了带一贯塞在背包里的小药瓶。


搏击俱乐部是以拳击爱好者为主的运动场所,是血气方刚的A们的聚集地,陈亦度虽然不与他们为伍,却是格外喜欢搏击这项运动的。他勤于锻炼,一般人看不出他与普通A们有什么区别,他也格外小心,从来没暴露过自己的与众不同。


本以为抑制剂偶然忘带也没有大碍,他一个会拳击的O,就算有色A来挑衅他也有足够的信心把人揍趴下。谁知这天俱乐部格外热闹,俱乐部拳击比赛势头正旺,A气在运动时尤其容易无节制地释放,是对O天生的诱发催情剂。


他按时结束锻炼,一进更衣室就感觉不对劲。嗅觉突然敏感了一倍,一向只能嗅到汗味的他今天却能明确地分辨出各色诱人的气息,五花八门的气味混杂在一起,一股脑儿往他鼻子里灌。香与臭本来就是个度的问题,这会儿他已经快被这些怪味熏晕过去了,他逃也似的奔出去,无头苍蝇般的找了个门就往里撞。


关门落锁,把一众A味儿挡在门外,陈亦度大喘着气平息内心这股躁动不安。


这个房间比想象的宽敞,看上去像是俱乐部里的一个个人专用健身房,各种器械一应俱全,但只对个人开放。


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金钱就是一切。


空气是洁净的,他环顾了一圈,发现房间里并不只他一个人。




04-06


健身房的车子。。。


更气人的是后来他们居然很快又见面了。




07


市中心最高档的酒店,双方家长就席,正儿八经的相亲。


A大当婚,O大当嫁。


陈妈妈对这次的相亲非常重视,说对方是个富二代,人品优良,工作努力。陈妈妈一改以往思路,与其成天给儿子苦寻女A,不如干脆找个男A来得靠谱。


陈亦度本来对相亲没什么异议,见到真人之后瞬间石化。


眼前站着的不是和他有一炮之缘的男人又是谁。


谭宗明,子承父业,把本就规模庞大的盛煊经营成了海市数一数二的商业帝国。说是掌握海市经济界的命脉的男人也不为过,不过要说是二代也确实是。


“陈总,我们真是有缘。”谭宗明笑着握住陈亦度的手,拇指在他手背不着痕迹地捏了捏。


“谁说不是呢。”陈亦度忆起当日放浪形骸的破事尴尬得很,抽回受时竟然还被人在手心挠了一下。


陈总很生气,但还要保持微笑。


酒桌上所谓的门当户对,情投意合什么的不过是说辞,谁都知道是谭大总裁的盛煊急需在时尚圈站稳脚跟,强强联合没有什么比一段姻缘更合适的了。


谭总很善于交际,把陈妈妈逗得花枝乱颤,恨不得立刻改口叫儿婿。


陈亦度事后私下约见谭宗明,打算把婚拒掉。他倒是不怕得罪人,结果见了谭宗明,回来发现已经稀里糊涂把结婚的事儿给定下了。


被完全标记的O见到他的A根本把持不住,以前没人告诉过他这个啊。


谭宗明游刃有余地释放着气息,陈亦度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这一次的交媾中,谭宗明坏心眼地问他要不要结婚,不答应就不让他射。


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陈亦度骂道。


不过要怪也要怪他自己抗不过猛烈情潮,为了一时爽最终点了头。


陈妈妈把二人婚事一口应下,择了良辰吉时就要给两个新人办酒席。




08


一纸婚约的手续办得很容易,民政局盖个戳,两人就是一家了。只不过经济圈和时尚圈大佬联姻这件事需要额外炒作一下,恰好两位总裁又惊才绝艳光彩照人,更是借此机会大肆宣传了一番。


两人在人前搂搂抱抱撒狗粮,人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说好了互不干涉隐私。


婚前协议都签得明了,业务合作可以有,资产融合就拉倒吧。


一个盛煊,一个DU。


虽然都是顶尖品牌,却是两种企业,两个路子,各有发展模式,谁都不服谁。


因为陈亦度拒绝和谭宗明同居,所以谭宗明只好隔三差五借着商务会谈要向陈亦度取取经,实际上就是找机会见见陈亦度多联络一下感情,理由冠冕堂皇,天经地义。


精英陈亦度只容许自己犯一次错误,他囤了一大箱抑制剂,一天带两瓶。可惜的是,抑制剂再没派上过用场。


忙忙碌碌三个月,发情期一次也没造访,陈亦度以为这一页就这么揭过去了,进而把它抛之脑后。


谁想某天突然发情,他在喷了三瓶抑制剂都不起作用之后绝望地发现,自己可能有了。


对于孕期O来说,抑制剂的作用非常有限,发情必须由A的信息素调节。


让他去求谭宗明?想得美。


于是陈亦度果断翘掉与盛煊总裁的业务会谈,买了根验孕棒。


结果不出所料,两条杠,果然,有了。


三个月没有发情期,不是他已经进化成了铁打的O,而是在孕育新生命。


绝望的陈亦度面无表情地走进医院挂了产科,来回只有一句话:“请帮我做人流。”




---tbc---




今天晚些时候更下篇


还请大家pick一下我们谭陈哈!

评论

热度(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