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楼诚101】【蔺靖】我是清都山水郎 1 一个美人

浅黛红罗:

CP:蔺靖


字数:2400+


突然有个特别魔性的脑洞,如果蔺晨和景琰身份互换怎么办?蔺晨在庙堂,景琰在江湖。


带梅长苏玩,这里没有林殊,梅长苏出生就姓梅,身体弱但跟火寒之毒没啥关系,也不会危及生命,跟蔺晨是从小长大的好朋友,不认识景琰。


“清都”,指天庭或帝王居住的宫廷,此处自然是宫廷的意思啦。


-----------------------------------------------------


第1章  一个美人


  陛下今日又辍朝了。


  大臣们聚集在殿上,大眼瞪小眼地唉声叹气。


  这已经是陛下本月第四次罢朝了,每次罢朝都找各式各样的借口,开始是思念父亲要守灵,后来是身体不适要休养,再后来直接说朕连夜出宫体察民情去也……也真是苦了他那聪明的头脑。


  皇帝登基三载,可是头疼坏了一帮老臣。年轻的陛下早慧,颇得先帝钟爱,五岁诵经七岁作诗,十四岁就能帮着父皇处理奏折,唯一的不足就是性情太过放荡不羁,小时候缠着父亲找人做了个比人还高的纸鸢,绑在身上试图学鸽子一样展翅高飞,先帝吓得魂不守舍,又劝不住,只好广发招贤榜,找武林高手教太子练轻功,练会了就在各个宫殿之间,踩着房顶的砖瓦飞来飞去,还经常对着夕阳坐在墙头,叼着柳枝哼着小曲,谁也不知他究竟在想什么。太子对“飞”的执着延伸到了宠物,无论是凶猛的虎豹还是温顺的犬类,他都毫无兴趣,偏偏喜欢鸽子,东宫专门建了鸽房。登大位后,皇帝直接将他养的一群宝贝鸽子带进了皇宫,有时传某位大臣入宫议事,竟不是内监前去宣旨,而是鸽子飞到人家窗前,把一个个大臣弄得完全不知该如何接旨——总不能对着一只鸟儿叩拜谢恩。这些鸽子都是皇帝从他们还是鸽子蛋的时候就开始养的,一只赛一只的伶俐又骄傲,有时候腹中饥饿,而大臣没准备投喂的粮食,还会被这些“鸽子钦差”啄几下手,若换做人,那就成了赤裸裸的贪官。


  先帝在时也头疼,儿子聪明是够了,但也太过不受拘束,将来登了大位岂能还这般由着性子胡来?可他几次试图严厉训诫一番,最终不知为何还是放弃了。


  现在倒好,太子成了皇帝,谁也不敢管,有些老臣跪在宫门前苦谏,皇帝就乐呵呵地“受教”,日后依然我行我素,再谏言,皇帝就笑眯眯地让侍卫们把跪在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臣架出去,事后再亲临下榻处赔礼道歉,一来二去,臣子们也只好作罢。


  大臣们私下难免腹诽,先帝素来老成持重,如今这陛下的脾气到底是随了谁呀?


  


  蔺晨坐在一家茶楼,对着一壶上好的碧螺春连打了四五个喷嚏。


  他收起扇子,唤伙计再沏一壶新的。


  伙计斟上新茶,又把这人端详一番——嗯,这人长得是真俊呐,你看那桃花眼,那饱满的天庭,那入鬓的长眉,那高挺的鼻梁,还有修长,啊不,魁梧的身形,除了稍胖,真可谓是龙章凤姿,天资自然——只是可惜,好好一副皮囊,偏偏不知爱惜,披头散发,坐没坐相,神神道道,也不知是江湖哪路半仙。


  “我说小二哥,最近这京城有什么新鲜事吗?”


  “新鲜事?要说最新鲜的,应该是宫里丢了一把传世宝剑的事吧?你说这皇宫禁内,守卫森严,怎么也会被贼惦记上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蔺晨展开扇子摇了摇,“越是防守严密,越容易招厉害的贼,一是偷宝物,二是求个刺激,在江湖上留名,这种事自然不是一般小毛贼的路数。除了这个还有呢?”


  “哦,还有就是萧家庄的七公子进京了。”


  “你说的是哪个萧家庄?”


  “我说客官,您这看起来也是老江湖了,萧家庄都不知道?那可是富甲一方的杭州萧家建的庄子,如今庄主年事已高,在为继承人的事发愁,不过,听说是没这个七公子什么事,他这次进京,一是看朋友,二是见见定亲的媳妇。”


  “定亲的媳妇?”


  “也是出身武林世家的娘子,听说长得可水灵呢……诶,客官你看,就是他俩。”


  蔺晨随着伙计的手,探出头向楼下望去,只见楼下站着一男一女,男子的头发束得整齐,戴一顶玉冠,一身铁锈红便装,一看就是常年行走江湖的武人,但比起行伍粗人又多了几分庄重和矜持之气,女子穿着粉色衣裙,发式简洁,与寻常江湖女儿无异,但她举手投足又端静娴雅,比起武林中人,更像才女,两个人看起来倒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蔺晨正向下望着,那红衣男子不知为何突然回头,又微微仰头向着茶楼二层的方向望去,一双眼睛就闯入了蔺晨的眼中,似乎在与他对视,又似乎只是随意一瞥——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黑若乌墨,清澈如水,满天的星子揉碎了,聚在眼底,才有那样的光华。蔺晨看得移不开眼,直到那人转回头,渐渐走远,视线仍牢牢地锁在他的身上。


  


  “公子,小人回来了。”蔺晨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小厮打扮的年轻人,对着蔺晨拱手。


  “交代你的事都安排好了?”


  “小人已经都跟梅相说明白了,您放心。”


  “梅长苏那小子没少骂我吧?”


  “这……”


  “这什么这!”蔺晨抄起扇子在随从的头上敲了一记,“那些老家伙成天说我没规矩,他们是不知道梅长苏比我更没规矩,以下犯上、目无法纪,还有尊卑不分,他什么事没干过?不过是人前装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骗人而已。”


  “诶唷公子您轻点,”那随从夸张地揉了揉头,见蔺晨仍目不转睛地瞅着楼下,目光所及之处越来越远,也凑过去,好奇地问,“公子,您看见什么了?”


  “一个美人儿。”


  “美人儿?”


  “呵,这可不是个普通的美人儿。”蔺晨收回眼神,坐回自己的位子,又吹响了挂在颈间的鸽哨,一只白鸽便扑闪着翅膀,轻巧地钻进窗户,落在蔺晨面前的桌案。


  蔺晨掏出一小把米,撒在鸽子面前,一边命随从取来纸笔写上一张字条,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鸽子的羽毛,微微皱了皱眉:“我说黎刚,你有没有按我说的好好帮他们打理羽毛啊?你瞅瞅,再摸摸,‘老三’这毛都不光滑了。”


  “公子,‘老三’是刚刚传了信回来,风尘仆仆的,毛才显得不干净,让他休息就行了。”黎刚哭笑不得。


  “那好吧,那这次送完信,就让他休息,换‘老五’来。”


  “是,不过公子,咱们这次出来就只是为了查……查个物品失窃?那岂不是太……太小题大做了吧?”


  “你懂什么,一个小小的物件,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蔺晨把写好的字条卷起来,绑在鸽子腿上,“问题出在宫廷,答案却在江湖。行了,待得够久了,大中午的咱们也该去填一填肚子……诶,前两天你不是跟我说京城新开了一家店,点心做得特别好吃吗?快请我去吃一碗粉子蛋,我这早膳就没吃正饿着呢。”


  “公子,您吃一碗粉子蛋还要小人请啊?”


  “怎么,有意见?”蔺晨斜一眼瞪过去。


  “没意见。”黎刚连连摇手。


  


  京城梅宅,廊下有一只咕咕叫着踱步的鸽子,瘦削的男主人缓缓蹲下,解开绳子取下纸条,对着纸条上醒目的三个字,吃惊地微微张了张嘴。


  “相爷,陛……蔺公子这次让您查的是何方神圣啊?”一名护卫从屋中端着茶盘出来,见主人面色不定,既有惊异又有无奈,便放下茶盘走到主人面前,“公子不会又给您出什么难题了吧?”


  “你自己看吧。”梅长苏叹了口气,把字条递给他的护卫甄平。


  “萧——萧景琰?!”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