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蔺靖】人间山河·楔子·有美人兮

胭脂雪冷:

新坑来了。


波光连天,惊涛堆雪,嶙峋的悬崖之上,一团黄沙裹了一红一黑两个人影,正斗得不可开交。
场地四周围满了士兵,军容整肃,鸦雀无声,海风中唯有旌旗猎猎作响,伴着武器相击的铮鸣声,时值盛夏,却带出几分肃杀之气。
两人缠斗半晌,红衣人瞅准破绽,一剑挑了敌人的刀,顺势直取咽喉,对方急切中竟不闪不避,大喝一声握拳击出,带起凛冽罡风砸向红衣人胸口。红衣人不敢硬抗,脚下一点,迅速退开数步。

烟尘散去,那黑影原是尊铁塔般大汉,苍髯如戟,相貌凶蛮,两条手臂肌肉虬结,竟比寻常男子大腿还粗。而红衣人身量修长,瞧来不过弱冠之年,生得龙章凤姿,贵气逼人,一双圆圆眼睛在阳光映照下澄澈如海。他气质清隽优雅,红衣外束着的轻甲做工精良,握剑的手白皙修长,从头到脚,竟没有一丝与这粗硬军营相衬之处。
红衣青年缓缓吐息调整翻腾的气血,不用分神也能想到四周士兵饱含怀疑和揣测的神情。他浓眉紧锁,全神贯注地预判着敌人的动向:刀已经被击飞,但这人手上功夫只怕更加深厚……
说时迟那时快,大汉暴喝一声,脚下一蹬挥拳袭来,刚猛的力道带出呼啸风声。青年横剑格挡,不料这人弃刀用拳反而势头更凶,青年上下三路竟然都被拳风封住。他仗着身手敏捷,脚下步法轻灵,堪堪避开了直击面部的一拳,然而发冠终究受到波及,被强劲的拳风瞬间击碎!

海风呼啸,青年泼墨般的乌发随着发冠的齑粉在风中散开,乍然的变故令他动作一滞,紧接着头皮剧痛:他被敌人抓住了头发。
“梁人果然孱弱!哈哈哈哈哈!”
大汉笑得猖狂,挥拳砸向青年太阳穴。众军哗然,青年咬紧牙关,眼看拳风已经擦断鬓发,当下不再迟疑,顺着敌人的力道往他怀里一送,反手一剑,干脆利落地斩断了自己的长发!
大汉手中骤然一轻,听得人群中传来声声惊呼,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孱弱的梁人”,竟然削断了他们所谓“受之父母”的头发。他尚愣怔,青年旋身脱出,剑法突变招招狠绝,黑发和红衣在空中划出一道浓艳的痕迹,中有寒光一闪——他的剑抵住了敌人的咽喉。



众人齐声欢呼,兵器在地上敲击出轰然声响。青年傲然一笑,红衣似火,披散的长发衬得他越发唇红齿白。在陡然尖锐的狂风中,大汉听到青年清朗的声音,霎时白了脸色。
“你是北燕人。”
“杀。”


沙场上的血留不过夜,就会被风沙掩盖。
青年大步踏入营帐,头也不回,在他身后,士兵们窃窃私语,按捺不住兴奋和惊奇,无人注意到大营之上,有白影一闪而过。
是夜月明星稀,光华满地,白衣少年负手立在树梢,最后看了一眼亮如白昼、正点兵列阵的军营。
一双绝美的桃花眼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风华绝代,真乃国色也!”



============
先试个水,后续慢慢来。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