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谭赵】门不当,户不对(2)

杜琴言:

(2)


谭宗明拨拉着手机看新闻,狗仔们描述得有声有色跌宕起伏,仿佛连他们一晚上先做什么再做什么都一清二楚。


谭宗明挑了挑眉毛。


也算是意料之中吧,他端详着照片上赵启平模糊不清的脸想,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当初还以为多少有些傲骨,如今看来,还脱不了仙人跳这个俗套,只是手段更高明一些罢了。


门被敲响,他说:“进来。”安迪推门进来,径直走到谭宗明面前把手机抵到他面前说:“有人联系我了,开出条件,说不答应的话就公布约会对象的清晰照。”


谭宗明瞟了一眼,淡淡说:“如果只是狗仔,他们连模糊照也不会发,只会拎着所有照片来谈条件,反正不过是敲一笔钱而已,看来这回的威胁更险恶一点。”


安迪点头说:“你猜是为了什么事?”谭宗明微微一笑说:“红星。”安迪叹了口气说:“对。”


盛煊正在收购红星,这也是安迪目前直接负责的首要工作。这次收购情况复杂,涉及多方利益,看来是竞争对手下的套。


谭宗明问:“你觉得赵启平跟他们一伙吗?”安迪耸肩说:“如果他是个三流小明星或者更糟糕的身份,那就很有可能,但如果他身世清白……就可能只是个倒霉蛋而已。”


谭宗明说:“查起来也简单,那天我失去意识,他应该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开的房。”


安迪办事情从来干净利落,很快她就给谭宗明带来了有关赵启平的全套资料。


她把资料丢在谭宗明的办公桌上,叹了口气说:“不幸中的万幸吧,他很清白。”


谭宗明翻开封面,赵启平穿白大褂的正装照赫然出现在面前,这实在是出乎谭宗明的意料。


“医生?”他惊讶地抬头问安迪,安迪点头说:“二院的副主任医师,正经的青年才俊。”


谭宗明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这家伙哪儿像医生?怎么看怎么像有姿色有本钱随时准备踩着金主上位的十八线小明星。


而且,很明显对手也这么认为。


所以他们拍下照片才会拿来威胁,本来嘛,谭宗明一没结婚二没交往对象,和某个身世清白的人开房又算得了什么?


但是如果涉及娱乐圈,那就是让人浮想联翩的桃色新闻了。这则新闻背后,便是一大串潜台词——“金主”“色情交易”“糜烂生活”,诸如此类。


虽然商界丑闻并不像演艺界那样动辄涉及身家性命,但是收购的关键时刻如果出现这样的插曲,对谭宗明也很不利。


安迪说:“要我说,干脆不理,让他们发去。”谭宗明看她一眼说:“那不是坑了人家正经医生?”


安迪笑道:“怎么,你倒心疼了?”谭宗明一本正经说:“爆出照片不爆身份,大家还是会怀疑,干脆去找赵启平做个交易,反正他看起来挺缺钱。”


安迪笑起来:“和您比,谁都缺钱。——好吧,你打算跟他做什么交易?让他出来澄清?”


谭宗明摇头:“这件事彻底澄清就成了更大的笑话,不,我想让他冒充我的正式男友。”


安迪仗着自己多年来驰骋商场的定力才没有当场跳起来。


她瞪大了眼睛说:“谭宗明你疯了吧?”


如今世风开明,同性婚姻也不在少数,但谭宗明从未染指过,而且他工作太忙,生活方面十分低调,一直没有正式的交往对象。


如今,他居然要拉着一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公开“恋情”?


谭宗明看出她的抓狂,微微一笑说:“别紧张,只是由我们出来澄清说这是我的男友,交往了一段时间已经确定关系,他是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希望大家不要打扰他的生活。然后将所有我们能控制的媒体统一口径,那些人再曝光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安迪想了想说:“也有道理,但是赵启平如果不同意呢?”谭宗明一笑:“他不会不同意,他还有条件要跟我谈,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安迪,他出什么条件你都可以答应。”


安迪翻了个白眼:“所以,又是我来?”谭宗明说:“你办事我放心。”


赵启平心烦意乱。


今天一大早,小护士们都在七嘴八舌地八卦盛煊老总的绯闻,他一见那张照片就吓出一身冷汗。


他躲在角落里听大家议论,还好还好,没人怀疑他。首先是拍的太模糊,再者说,谁能把上了国内福布斯排行榜的总裁和一个小小的医生联系在一起?相比之下,什么十八线小明星,什么主播网红的几率要大得多。


可即便这样,赵启平难免还是心烦意乱,今天又正好是他的门诊,从早上到现在忙得一口水都没喝,心里愈发烦得冒火。


刚看完一个病人,又有人推门进来,他瞟一眼电脑上的名单,头也没抬就说:“安迪是吗?什么情况?”


对方径直在他面前坐下,却没做声,赵启平不耐烦地抬头想催促两句,却是一愣。


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人,短发,看起来精明干练,一身的穿戴一看就价值不菲。她也不讲病情,就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赵启平。


赵启平把笔放下来说:“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请让下一位病人进来,后面还有十位病人等着。”


“没有了,”安迪微笑着掏出一把挂号单说,“后面的十个号都是我雇人买的,现在你有充足的时间跟我谈些事情。”


赵启平挑了挑眉毛心想:“怎么着?这位女土豪打算追我?我这两天是撞了什么邪了?”


安迪似乎看出他的想法,立刻解释说:“我是替谭宗明谭总来跟你谈合作的。”


赵启平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安迪倒很从容,她淡定地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利害关系跟赵启平讲了一遍,末了说:“我们不想在生意场上让步,你也不会愿意他们爆出清晰正面照,只要你跟我们合作,和谭总假扮一阵子情侣,等事情过去,你们就各不相干。”


赵启平眨了眨眼睛说:“你的意思是,不会曝光我的照片,只是借用我的身份?”


安迪点头说:“对,因为涉及到你,不跟你提前讲清不太合适。另外,既然公开了,在一些我们谭总的社交圈子,可能还需要你出现,但是那个圈子对外是绝对保密的,你的事情绝不会被你的同事知道。”


赵启平歪着头想了想,总觉得脑子有点跟不上,安迪见他迟疑,趁热打铁说:“为表感谢,你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


赵启平犹豫了一下说:“我手里有几个病人生活困难……”安迪立刻打断他说:“我们可以给你一笔基金,长期资助贫困病人。”


赵启平打了个磕巴,他这边绞尽脑汁都办不成的事,在人家那里就是一句话的事,甚至连钱数都不必问。


赵启平说:“我必须得搞清楚,我到底出卖了什么。”


安迪笑笑说:“您只需要允许我们公布说谭总和一个医生交往已久,另外,如果需要您参加社交活动我们会另行通知,其他时候,您的生活不会受任何影响。”


她站起身做出要走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俯下身对着赵启平神秘地说:“可不是谁都有资格进得了谭总的私人会所,到时候别乐不思蜀就好。”


安迪心情舒畅地从骨科门诊出来,一边走一边想临来时和谭宗明的对话。


她抱怨说:“谭总,非要把赵启平拉进来,这件事搞的太复杂了,你为什么非得这么做?”


谭宗明说:“你亲眼见到他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


赵启平,实在太好看了。

评论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