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蔺靖】补心

胭脂雪冷:

纯黑绣金的袍子胸前被花枝挂了个小小的洞。
自然是不能再穿的,蔺晨捧着衣裳絮絮叨叨,你是皇帝,哪能穿破衣?
是这个理,反正光是天子的内袍就有好几箱。
等到萧景琰下朝归来,却见灯火煌煌,蔺晨端坐席上,正拈针凝神补衣。
“噗,”萧景琰忍不住偷笑,“是谁说我不能穿破衣来的?”
蔺晨手上动作不停,细针反射出微小光芒:“你可以不穿,我不能不补。”

他不多说,萧景琰也明白。这袍子是当初蔺晨扒下来的,也是他每日给他穿上的。
“不穿,但也绝不会抛诸脑后。”萧景琰认真道。
“谅你也不敢丢。”

“哪里能看出缝补痕迹?”萧景琰拈着衣裳惊叹,“你还有什么不会的?”
把针一丢伸手过来挠两下手心,嘴唇得意地翘起,“今天才知道我手巧?除了人心,怕是没有我不能缝补的东西~”
萧景琰拉住那作怪的手贴在自己胸前:“心你也能补,不信你看我的。”
“我的陛下,竟也学会了调情?”
“近墨者黑。”
“嘿,你个没良心的!”




【帝将崩,命着旧衣入棺。太子泣求,数度而帝不应。】





评论

热度(180)

  1. 玫姿绰态胭脂雪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