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蔺靖/现代au】量身定制

胭脂雪冷:

《琰琰の物语》本子+游戏盒子预售倒计时两天点我购买!


突发au脑洞,光速码字,一发完。






阳光明媚的午后,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小屋内的平静。


“哟~你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


“你的懒筋快要突破天际了吧。最近订单多吗?”


“你可真会挑时间,怎么知道我刚做完最后一件?”


“有个大单子,做好了一本万利,干不干?”


“一本万利?那到底是卖衣服还是卖身?”一只漂亮的手掩住口打了个呵欠,声音懒洋洋地几乎要融进午后的阳光里,“先报价,再谈详情。”


“明早见,从内容到价格都不会让你失望。”


“十点以后再来,我今晚要去约会的!”


“九点,拜拜。”


青年“啧”了一声,看着黑掉的屏幕饶有兴味地一笑。


梅长苏,你又要玩什么花样?






“景琰,这是我好朋友,男装设计师蔺晨。”


“蔺晨,这是我发小,我公司要捧的新人,萧景琰。”




蔺晨头天夜里泡吧去了凌晨方归,这会儿正睡眼惺忪,还带着一点宿醉的酒气,顶着一头蓬松的半长乱毛猛打呵欠。他高度近视,不戴眼镜的时候看什么都模糊一片,加剧了早已爆表的起床气,也没心情好好应酬,简单打了个招呼就眯着眼去堆到天花板的布料堆里翻找自己的眼镜。梅长苏抄着手一脸习以为常地站在一边,而被他带来的萧景琰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随意惯了,其实人很好,”梅长苏知道萧景琰不喜欢吊儿郎当的人,小声给他做出解释,“蔺晨很有才华,找他没错的。”


“说我什么呢?我可都听见了!”蔺晨终于找到了他那花哨的眼镜扣脸上,眼前顿时一片清明,气势汹汹杀回来,“这么早来扰人清梦太特么缺德了!我告诉你甭管干嘛,总之要加价!加价!”


梅长苏淡定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戳到蔺晨鼻子下面,蔺晨定睛一看:“专项设计合约?了不得,真找我?你们这新人有多大本——”


他这会儿才想起仔细看看梅长苏带来的人长什么样子——


“——你想做什么款式尽管说!”


这根骨,这气质,这相貌……堪称完美的男人!


老天还是爱我的!






蔺晨兴奋地满屋乱蹿,不时抽出一块布料在萧景琰身上比划,萧景琰被他陡然高涨的热情吓了一跳,有些无措地看了梅长苏一眼。梅长苏抿嘴偷乐:他就知道,蔺晨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模特,见了萧景琰非得激动不可。


作为一个新锐时装设计师,蔺晨的理念风格自成一派,但他大胆随性的剪裁方式也导致成品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演绎者,目前只能以定制基础款礼服谋生,幸亏他性格自在,能屈能伸,否则早憋屈死了。


梅长苏作为江左影视集团经纪人团队的扛把子,最知道如何打造一颗特别而夺目的新星,当萧景琰告诉他想要踏足娱乐圈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经纪人事业势必再创佳绩。眼下萧景琰要参加电影节,虽然只是在本次角逐的热门影片中饰演一个配角,却也需要一个足够闪亮的出道仪式。但以他目前的成绩没办法拉到好的服装赞助——大品牌对被赞助方足够严苛,小品牌梅长苏又看不上。思来想去,梅长苏突然想起了在大学城设计一条街里蛰伏已久的蔺晨。




“你喜欢黑色吗?不不不,太规矩了……宝蓝?啧,差点意思……暗花喜欢吗?或者刺绣?”蔺晨拎着各种材质和花色的布料在萧景琰身上比着,又摸出草稿纸不时画上两笔,一面兴奋地不断询问他的意见。


“都可以。”萧景琰没试过定制服装,几乎要被蔺晨拿出的料子晃花眼,“啊对了,我是要在走红毯的时候穿的。”


蔺晨闻言蹙眉,抱着布料念念有辞,萧景琰这时也看出来蔺晨是在构思什么,于是选择了安静不打扰。


“是下个月的电影节?你有参演电影吗?一会儿给我介绍一下。”蔺晨沉吟半天发问。


“是的。好。”


蔺晨抬起头,双眼闪闪发亮看着萧景琰:“这个专项设计合同我签了。但我有个条件,不管成与不成,你以后必须给我当模特儿。”


“行啊,你先说说我叫什么?”萧景琰被他飞扬的情绪感染,忍不住想要开个玩笑。


“……”


“我不做了。”萧景琰转身就想走。






梅长苏好容易把萧景琰哄回来,又对着蔺晨佯怒:“你脑子呢?我不是一开始就给你介绍过景琰了吗?”


蔺晨自知理亏,但当时他确实处于半迷糊的状态,后来又只顾着兴奋,完全忘记了萧景琰的名字。他好容易见到完美符合自己需求的模特人选,哪里不明白留人的重要性,仗着嘴甜好说歹说,这才把炸毛的萧景琰安抚住了。


“这人,挺有个性啊?他适合娱乐圈吗?”蔺晨泡茶的时候忍不住对梅长苏耳语。


梅长苏点点头:“嗯。景琰是家境所迫才出来的,他也是没办法。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能护着他的地方我都会做的。”


蔺晨眼珠转转:“现在不是流行人设包装吗?他这么个性,你给他打造一个耿直人设呗?”


梅长苏一脸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他不用人设,——他是真耿直。”


是这样啊,有意思。蔺晨从吧台的位置侧头看看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的萧景琰,即便是个背影都这么挺拔好看,“那我更得好好设计了。”




蔺晨最终决定大胆采用深红色做西装主色,誓要萧景琰一鸣惊人。他拿出皮尺,将数据本绑在手腕上:“脱衣服,我要给你量尺寸。”


定制需要很多数据,蔺晨一项一项细致耐心地测量记录。萧景琰只穿着背心和内裤站在试衣间里,被他摸得不由得有些局促。


“放松,你很美,不要紧张。”蔺晨咬着皮尺含糊道,“假如你能走红,那以后被人伺候着穿衣的机会说不定很多——现在流行明星走秀,可没时间给你自己换衣。”


萧景琰自拍完电影就一直清闲,虽然本性倔强自信,也不免有些自我怀疑,闻言失笑:“这话就说得远了,我……还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不管以后什么样你现在都看不到。但有一点,现在你不把自己往最好的方向去努力,将来你要经历的‘以后’就一定是你不喜欢的。”蔺晨正色道。


萧景琰怔了怔:“……谢谢。”


“客气了。”






人有了动力,做什么都如有神助。蔺晨推了所有预约,全心全意投入到为萧景琰定制西装的事业中。他忙起来总是废寝忘食,而且定力极好,基本上什么外界干扰都可以视作空气。萧景琰偶尔来过一次,不由心生歉意,蔺晨笑着宽慰他:“我是做惯了这些的,你不要觉得是在麻烦我,我们签了合同,是各取所需啊。”


正在此时,一部新戏找上了萧景琰。导演看过他参演的片子,敏锐地发现这个新人独特的气质和巨大的提升空间,力排众议给了他男二的位置,饰演一位开裁缝铺的地下dang员,最终为了革命事业付出了生命。


萧景琰拿到剧本通读数遍,越读越是喜欢。电影节后他就要进组,身边刚好有一个专业裁缝,于是萧景琰征得蔺晨同意,得闲便跑到他这里观察取经。


由于常来,萧景琰得以近距离观看设计师兼裁缝的日常工作。这并不像他原本想象的那样轻松自在,单是为了西装上那些细小繁复的手工花朵,蔺晨就剪了几千片薄如蝉翼的纱料,一片一片熨烫整型,每一簇都有细微的变化,组合起来才变成了生动精巧的华饰。西装本身更是费力,蔺晨掐着萧景琰的身段做剪裁,一丝多余布料都不能有,缝合的时候他眼睛几乎都怼到了布料上,小心翼翼地飞针走线,头顶明晃晃的LED灯映得他额头汗水闪闪发亮,他时常连续工作数个小时,直到腰酸背痛到无法忍耐,才哀嚎着让萧景琰把他扶下工作台。


萧景琰感触良多,他努力把自己代入到裁缝的角色中,用心去体会一个技艺精湛的人,要怎样把情报“巧妙地缝合在一件件成衣之中运出城去”。虽然这部分戏加起来也不过几分钟,导演也说必要时可以用替身,但萧景琰认真的倔劲儿上来,非要自己学习才好,蔺晨看他认真得可爱,休息的时候便指点一二。得闲了两人也时常聊聊天,萧景琰执拗,蔺晨圆融,两人对世事的看法却往往一致,明明萍水相逢,却如同多年至交。


这一日萧景琰离开蔺晨的工作室,回了家被母亲问起才恍然:他这一路回家,脸上都带着笑意。


哎?为什么?








电影节很快到来,当天蔺晨在家检查了网线、电脑,然后给自己泡了杯好茶,掐着时间点进了红毯直播间。


真紧张。


萧景琰还没有到单独走红毯的级别,与同样饰演配角的一位女演员一起入场。眼看着鹤一般高挑优雅的身影出现在红毯尽头,蔺晨“噌”一下,坐直了身体。


萧景琰来试衣,拉开门帘的一瞬间,蔺晨承认自己被震住了。作为一个设计师,喜爱自己的作品是合情合理的,然而蔺晨心里清楚,他的确设计出了一身堪称“战袍”的绝佳西装,但把它穿得活色生香就是萧景琰的功劳了。萧景琰很白净,是兰草青竹一般的晴朗疏阔,那天工作室里LED灯似乎格外敞亮,西装的细节纤毫毕现,萧景琰精致的眉眼也似乎越发清晰深邃,坦荡荡地在蔺晨眼前心头晃。


蔺晨看着萧景琰伸出胳膊给女演员挽住,两人款款而来,看着萧景琰衣服上呵气即化的精巧花朵,看着大镜头下萧景琰小鹿一样纯净的眼睛含着微微笑意,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西装也藏不住的细薄柔韧的腰身……


他怔了怔,按住进度条拖回去,又看了一遍。


好看。


又拖回去。


真好看。


再拖回去。


……靠,太他妈好看了。






通稿里萧景琰的红毯形象被好好夸了一番,他的配角演绎得十分出彩,又接了新电影男二的角色,一时间名气渐涨。名不见经传的蔺晨借此机会也终于崭露头角,很快就有杂志来给他做了专访。这年头只要你舍得搞公关又有人脉,出现在杂志上不算难事,难的是保持并持续提升热度。萧景琰自打进组就保持神隐状态,只在记者探班时露脸,蔺晨则把握住了机会,将自己积压的多个脑洞一举做出成品半成品,成功杀入了设计圈。


骤然到来的光环伴着同等甚至更大的压力,蔺晨在网上找到了萧景琰走红毯的资源,保存在平板上不时翻看,时刻提醒着自己设计的初衷。然而看的久了,蔺晨就发现自己变得有些……古怪。


萧景琰这人吧,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好看。到后来,蔺晨忍不住把他出演的第一部电影也翻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


再后来,蔺晨也不知道自己看的究竟是衣服还是人,只知道泡吧没意思,漂亮姑娘也总是差点什么。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某一天,蔺晨刷着微博上萧景琰的话题,看到记者探班的最新视频,视频里萧景琰向镜头展示他的缝纫水平,并直言“是一位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教的”,蔺晨痴痴看着他含笑的眉眼,反复听他说“非常非常重要”,只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地要飞起来。


……要糟。


最后还有一个采访的彩蛋,屏幕上萧景琰正在系长衫的盘扣,行动间露出一小截细伶伶的锁骨。


蔺晨看着那截优美的骨头,脑海里情不自禁构想出了这锁骨露出来的其他场景。


要糟!


蔺晨好容易逼着自己关上了电脑,一个人在家憋了好几天。就在这时,萧景琰联系他了。




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蔺晨一瞬间雀跃不已,他好容易按捺住鼓噪的心跳,小心翼翼划开手机:“喂?”


“还好吗?我听长苏说你最近很忙。”萧景琰的声音清亮亮的,欢快地传过来,“我今天杀青了,但又要去麻烦你了。”


“不忙不忙!”蔺晨忙不迭应承,“你,你什么时候来?”


“现在。”


???


!!!






萧景琰从影视城出发,傍晚才到。蔺晨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地度分如年,好容易等到敲门声时腰都僵了,几乎是直直跳着去开的门。


和电话里的欢快不同,萧景琰一脸的视死如归,进门的动作都透着一股破釜沉舟的气势。


“发生什么事了?”蔺晨不由得担忧。萧景琰深沉地看了他一会儿:“不,没什么。”


气氛突然沉寂,蔺晨本能地感觉有事要发生,萧景琰抿了抿唇,反手关上了门。


“喂,蔺晨。”


“啊?”


“我叫什么?”


蔺晨愣了愣:“萧景琰……”


“我,萧景琰!喜欢你,蔺晨!”萧景琰一咬牙,扯着嗓门就吼。吼完见蔺晨一脸震惊,不由十分懊恼,梗着脖子说了句“抱歉打扰了”,就准备离开。


没能走成。


蔺晨握住萧景琰的手腕,双眼灼灼看着他。萧景琰瞪大原本就浑圆的眼睛,里面三分懵懂三分犹疑三分不敢置信的欢喜,还有一分天然的魅惑。蔺晨越看他越是喜欢,把人抵在门上,丢开眼镜凑上前额头对着额头,轻声细语。


“我蔺晨,也喜欢你萧景琰。”








翌日一早,门铃按得震天响。蔺晨顶着一脑袋乱毛打开门,没好气地翻了个大白眼。


“就知道是你,干什么啊这么早?”


梅长苏一脚踏进门来:“景琰新片首映的时候需要礼服,来找你商量。奇怪,从昨晚开始他电话就打不通,我再打一下试试……”


蔺晨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他拨了出去,接着就听见萧景琰的手机在卧室里响了起来。


梅长苏愣在原地看着卧室门发呆,良久,他的视线缓缓移动,终于落在了蔺晨脖颈处。


“那什么……”


“——蔺晨你大爷的!!!”






============


请不要大意地揍蔺晨吧老梅!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