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谭赵】偷香窃玉 (上)

姽婳:

爬回旧墙头看看
流水账文笔 
赵启平白天妙手仁医,晚上飞天大盗设定
……………………………………………… ……
赵启平端着一杯香槟,单手抱臂,斜靠在角落的大理石住上,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看似懒散,实则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位置观察着舞会全场。
他最近接了笔单子,难度不高,报酬不菲,正好可以帮助手上几个急需药费的病人解燃眉之急。
路线已在赵启平大脑中绘制完毕,环境和保卫人员也勘探的一清二楚,整个行动计划在赵启平心中来回模拟了几遍,已有最佳方案。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哦,东风来了。赵启平看着舞会中心的主人翁,勾起了势在必得的微笑。
他放下酒杯,以最绅士的面貌邀请了一位美丽小姐滑入了舞池,翩翩起舞。赵启平无疑是舞会上最璀璨的明珠,出色的相貌,与众不同的气质,潇洒流畅的舞姿让一开始就关注他的人更加急不可耐的靠近他。
谭宗明猎人一般的目光锁住了他,赵启平从容自若的对上他的眼神,挑衅般的抱紧女孩,再放手,旋转,握住,往外拉伸,换手,换回了一只大鳄。
哈,探戈的魅力啊~
谭宗明一手扶上赵启平的后背往自己怀里按,另一只手强势握住对方的手掌,五指交叉。
“赵医生,我可是早早的就在你这里挂了号呢。”谭宗明附在赵启平耳边十分危险的警告。
他可不许别人捷足先登。
谭宗明几个月前在安迪那里认识了赵启平,这年头,美人多,不俗的美人少,不俗且拥有有趣灵魂的美人更是少之又少,谭宗明是个俗人,躲不过这样的美人,拜倒在赵启平九分俏皮西装裤下。谭宗明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坐以待毙这四个字,立刻发起了凶猛的追求攻势,势要把美人划拉到自己的地盘里。
当然赵启平也不是吃素的,从小到大,追他的人海了去了,什么招数没见过,毛头小伙的时候还容易动心,到如今,尝过烈焰,品过细水,千帆阅尽,心如止水。或许兴致来了还会来上一段你情我愿的情爱游戏,但这一切建立在理智之上,什么人可碰,什么人要远离,小赵医生的度一直把握的很好。
不幸,谭宗明就是在小赵医生要远离的范围内。跨越阶级的爱情,HE的结局小赵医生只在小说和电视剧有幸听闻,现实吧,小赵医生看到的更多是“真爱”之下的肮脏不堪。小赵医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可不想拿着美好前途去赌这样一个可预知的结局。
如果只是玩玩,也不是不可以,但谭宗明这人赵启平不得不承认,非常有魅力,也合胃口,可正是这样,小赵医生才觉得危险,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生命可贵,爱情价高,若为自由,两者可抛。为了他潇洒如风的人生啊,小赵医生果断的拒绝了。
所以当他的牵线人老胡介绍这笔单子的时候,小赵医生一听要到谭宗明家拿货,买家给了再高的价钱,他还是摇了摇头,为了保险起见,他一点也不想和谭宗明再沾上哪怕一丁点的关系。
老胡觉得可惜,有点遗憾又不解的问他:“又不是让你去谭宗明那里偷他的挚爱珍宝,一幅画而已,以人家的家底,少了一副古画指不定还觉察不出呢,用得着那么避之不及吗?”
“什么挚爱珍宝?”小赵医生答非所问。
老胡来劲了,想不到小赵这样清风明月般的人物竟也好奇这种桃色八卦,当然要满足啦,他把自己打听到的全告诉赵启平。
老胡blblblbl一阵,赵启平总结了一个惨绝人寰的爱情故事,谭宗明和恋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排除万难在一起结果一方得了癌症,临死之前将自己的贴身物件给谭宗明做怀念,谭宗明痛失所爱,于是这贴身物件就成了挚爱珍宝……
小赵医生听罢呵呵一笑,一脸嘲讽,却出乎意料的接下了单子。他刚才想差了,既然打定主意要做陌生人,那干什么要给他特殊待遇不劫他“不义之财”,当然要不手软的济贫啊!他这是为他积阴德呢,才不是好奇他的挚爱……
于是就有了今天晚上这一幕。
因为跳探戈的原因,舞姿要求两人靠的特别近,赵启平听着谭宗明的话语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呼出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脸颊上,带来微微的痒意。
赵启平想转过头正面交谈,不料靠的太近,薄唇划过脸颊,带出触电般的酥麻。
小赵医生一怔,又在扶在后背上的手掌突然用力过猛的力道中醒了过来。
他低低一笑,对上毫无遮掩的谭宗明眼神,略带暧昧的说道:“我是医生,先来后到,我说了算。”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狡黠又不屈服的样子,简直爱死了,直接表现在下半身。
赵启平不小心感受到了那点凸起,心中直骂禽兽。
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了一个坏主意。
“你知道医生最精贵的地方在哪吗?”
“手?”谭宗明捏捏小赵医生保养得当的手掌。
修长,骨肉均匀,正适合干某些事……
“谭总真了解。”小赵医生夸赞一声。
“想不想更了解医生的手到底……有多灵活?”低沉性感的声音循循诱惑。
恰逢音乐高潮,谭宗明放开赵启平,赵启平打开双臂一个旋转,收回时,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某个敏感的地方。
谭宗明这次没有搂上小赵医生的腰,“啪”的一声,放在了他的翘臀上。
“赵医生,知道玩火自焚四个字吗?”谭宗明咬牙切齿的问。
“玩不起?”赵启平凑近谭宗明,不怕死的继续燎火。
“求之不得。”谭宗明贴近他的脸。两人一起甩头,踏着有节奏感的音乐,往前平移三步,音乐变换,谭宗明又搂着赵启平下腰,抱回,拉住,再一个旋转,抱入怀中,往外拉伸,一整套动作下来,别人只见两人配合默契,实则赵医生小动作不断,谭宗明也不甘示弱,两人全身都被对方摸了个遍,音乐还在继续,两人却慢了下来喘着粗气贴紧对方缓缓舞动来掩饰身体上的变化,在外人眼中,俨然是一对恩爱非常的同性情侣。
赵启平快速调整好了自己,摸了摸袖子里的钥匙,笑得像只小狐狸。
“谭总,我想起医院还有些事没解决,我先走了,咱回见!”
赵启平逃的迅速,谭宗明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已经在舞池之外,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了别墅大门,上了车,一路绝尘,只留下一个脸色不清的谭宗明。
小赵医生也没开远,绕到了别墅后方,借助工具,干净利落的翻入园内,按着脑海中的路线,避开警卫,顺利来到谭宗明的收藏室,靠着从谭宗明那里偷来的钥匙,门的作用,形同虚设,不过真正的难关在门后面。
赵启平戴上特制的眼镜,原本虚无的空气中立马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色线条。
赵启平微微勾起嘴角,眼里净是自信。
这种红外线防盗手段可以说是最基础的一关了,赵启平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靠着柔软灵活的身体,他轻松过关,小心走到一副古画前。
靖王猎鸽图。
是这次买家要的古画,出自南北朝梁国著名麒麟才子梅长苏之手,听闻是梅大才子最满意的一幅画,所以这画在市面上价值颇高。
不过就赵启平来看,这画和梅才子其他流传下来的画作相比较,也没什么特别,不知道梅才子为什么那么中意这幅画?
赵启平摇摇头,把这种属于历史学家的作业抛出脑外,走上前,小心摘下画作,将它卷好塞入画筒中,套在背上。买家的任务完成了大半,但赵启平还不打算走,他谨慎的移动两步,来到另一只保险柜前面,这才是他今天的主要目的。
挚爱珍宝。
果然是心之珍宝,安装的还是最先进的手纹解锁,赵启平冷笑一声。
这难得倒他吗?
当然不!
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掌拓印,放在感应器上,呵呵,豆腐哪是那么容易吃的,他的屁股可不是那么好摸的!
“嘀”的一声,保险柜开了,赵启平定睛一看,乐了。
感情谭宗明的挚爱还是个貔貅属性的,天天随身戴着这么大的一块金子,果然和资本主义家天生一对。
只见保险柜里静静躺着一幢魔方大小的金屋,在柜内灯光下,闪着耀眼迷人的土豪金。
赵启平戴上隔离手套,拿根头发放入柜内试了试,没有焦灼起燃,安全!
他伸手去拿金屋,拿不动。
这是焊死了?
赵启平仔细一看,底座和柜底有细缝,没有焊接,那么就是……
赵启平试着左右旋转了一下金屋,发现往右转的时候有不一样触感。凭着经验,他将金屋彻底往右旋转。
“啪!”侧面的墙移开了。
赵启平挑起了眉梢,迟疑了几秒,还是抬腿走了进去。因为是暗室的原因,屋内昏暗阴沉,只有屋中央一颗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勉强让赵启平能看清东西。
这是一间空屋,房内除了明珠和赵启平,什么都没有。
赵启平心中觉得怪异,不好的预感慢慢爬上心头。
“啪!”的一声,门自动关上了。
赵启平暗道不好,正要上前查看,亮光从屋顶如瀑布般泄下,赵启平从开始行动,在黑暗中近乎呆了一小时,突如其来的刺眼亮光让赵启平眼睛生痛,下意识抬起手臂去遮挡,等他适应了环境,赵启平睁开眼睛,周围的环境让他惊呆了。
他身处一间透明玻璃房,遮挡光亮的天鹅丝绒布落在地上,谭宗明站在外面,正对着他,笑得一脸奸诈。
“赵医生,我的卧室怎么样?”
是的,卧室,一间足够豪华宽广,放的下12平方米透明玻璃屋的卧室。
斜对面一方65英寸的液晶电视黑底白字,来回播放着一句话。
You are my treasure.
你是我的珍宝。
亮了底牌,知道中计了的赵启平倒没了刚才的惊慌,笑了一声,席地而坐。
“谭总可真是煞费苦心。”
这一出请君入瓮来,钢化玻璃屋藏娇,真是……相当的与时俱进…… 以及有效……


…………待续……………
本来只想写一篇pwp,构思脑洞的时候正好看了哥哥的《纵横四海》,红姑和哥哥偷钥匙的那段舞真令人难以忘怀,可惜辣鸡文笔写不出来,难受……

评论

热度(79)

  1. 玫姿绰态姽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