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蔺靖】四时歌 4

胭脂雪冷:

《琰琰の物语》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7264907327
今晚八点,迫在眉睫!


“景琰景琰,你慢点呀!”
萧景琰无奈地停下脚步,转身弯腰哄蔺晨:“你我属性相冲,现在你的能力还不够稳定,总粘着我只怕对你不好。明诚明楼都在帮你,你要好好向他们学习控制季节的技能才是啊。”
“可是我只记得你呀,”蔺晨幽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萧景琰,话音里透出点毫不掩饰的委屈,“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景琰你帮我嘛~”
萧景琰叹口气,认命地收起神力,抱起蔺晨往回走。

他们原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蔺晨宠着萧景琰,只不过两人虽然柔情蜜意,萧景琰却总拉不下脸来撒娇。因此如何应对撒娇的的爱人——还是孩子模样叫人无法抗拒——萧景琰是真的不懂。
他去求助明楼,然而秋君的回答只气得人牙痒痒:“我巴不得阿诚现在还对我撒娇,只可惜他小时候的时间太短,你居然还为这个头疼?啧,真是无趣的人。……哦你问我怎么办啊?宠着他就是了。左不过粘着你腻歪,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明楼起码有一句话是对的:怎么宠爱蔺晨当然都不为过,萧景琰想。
可是,该怎么宠呢?有求必应?陪吃陪住陪玩?萧景琰向上掂了掂有点下滑趋势的蔺晨,觉得他似乎又长胖了一点。


关于已经确定消散的夏神蔺晨到底是怎么回来的,神界众说纷纭,毕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一时‬间出了不少学说流派,各有道理,争论不休。萧景琰不爱参与争论,但他更想知道有什么契机,以便将来自己也能“回来”,但听来听去,似乎都不够合理。
最后还是春神明诚给出了一个足够感性又足够叫人信服的结论:“我猜在蔺晨消散的时候,所有的神识都在拼命记住你,所以即便夏之力已经散落到万物之中,也还是都保留着对你的记忆,而当它们再度凝聚,对你的印象就超越了一切。换句话说,他就是为了你才回来的。”
萧景琰低头看看怀里呼呼大睡的蔺晨,心底泛起酸涩的温柔:“……嗯,我想也是。”


除了萧景琰,其他事情蔺晨真的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时值夏季,于是三个季节的神明再度凑到一起,尽心尽力帮他适应自己的角色。
蔺晨聪明得紧,什么都学得很快很好,萧景琰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只是有一样,不管蔺晨取得了什么进步,都得向萧景琰要奖励,萧景琰对他十分纵容,有求必应。
“景琰,我会让莲花开落了。”
“真好,想要什么?”
“我想吃粉子蛋。”
“景琰,你看夏露凝结了。”
“太好了,想要什么?”
“我要喝照殿红。”
对神仙来说食物不是必需品,所以厨艺也不是必备技能。以往蔺晨十八般厨艺样样精通,萧景琰乐得享受他的手艺,蔺晨也从不让他进厨房。但不会做饭并不等于学不会或者手艺笨,相反萧景琰有一双很灵巧的手,自从蔺晨回来之后,萧景琰知道他爱吃,便向明诚潜心学习,如今厨艺也颇为了得。原本一直是蔺晨事无巨细地照顾着萧景琰,如今换成萧景琰把两人的生活一点点拾起,慢慢学习摸索。

这一日蔺晨一人主导了三个世界的大雨,行云流水,毫无纰漏。萧景琰欢喜之余,决定好好整治一桌菜给他,夸奖了一番便埋头于择菜清洗之中。
他正在灶间忙碌,袖子被人扯了扯,一低头只见蔺晨仰着脸十分认真:“景琰不要这么辛苦,这次我只要一个奖励就好啦。“
萧景琰不由笑了:”好啊,那你要什么?只要我能给,都给你。“
蔺晨笑眯眯地勾勾手指:”你过来,我告诉你。“
萧景琰依言弯下腰去,却见蔺晨伸手捧住他脸,快速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
萧景琰的脸“腾”地红了个透,虽然是在自己家里也下意识看看周围有没有旁人,再与蔺晨四目相对的时候他便有些羞赧:“你你你哪里学来的?”
蔺晨茫然地看着他:“景琰不喜欢?我看见明诚这样对明楼,明楼明明很开心的。”
明诚!萧景琰心中咆哮,蔺晨还这么小,你在他面前搞什么!
秋君府邸,明诚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萧景琰是个不折不扣的君子。
但他内心依然澎湃着火山一般的热情。
蔺晨只记得他,又形容尚小,萧景琰虽然对他思之如狂,但能再相逢已经是上天恩赐,所以一直精心照顾他,却不敢有从前那些旖旎的心思。
然而蔺晨的一个吻像打破了某些桎梏,夜里身边人睡得很香,萧景琰却辗转反侧。
第二天一早,蔺晨看着萧景琰愣住了:“景琰,你眼睛怎么了?”
萧景琰揉揉干涩的眼眶,想也知道是满目血丝:“没事,昨晚有些热,没能睡好。”
蔺晨“哦”了一声,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
夜里萧景琰依然难以成眠,不一会儿却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原来蔺晨也没有睡。他正想问他怎么了,却感受到丝丝清凉的微风。
是蔺晨在给他打扇。
萧景琰的呼吸滞了一秒。


“你说什么?”明诚诧异地瞪大眼睛,不自觉坐直了身子。
“这样是不对的。”萧景琰坐在他对面揉着额角,“蔺晨虽然记得我,但其他事都不记得。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万一他这次不会爱我呢?”
“不是,你怎么会这样想?”明诚一贯巧言善辩也半天找不回舌头,“他是为了你回来的,你却担心他不会爱你?”
萧景琰点点头:“他的确是为我回来,但现在的他心中并没有情爱,所以我把他束缚在自己身边是错误的。假如他还能爱我,那最好;但假如……假如他在成长过程中爱上其他人呢?”他说得非常艰难,但明诚还是懂了,“我不能因为记忆,就让蔺晨只看得见我……尽管……我恨不得把他捆在我身边。”
他垂着头,像一棵被雪压弯的竹子,即便是蔺晨离开的时日里,他也没有这样颓唐过。
明诚叹了口气,拍拍萧景琰的肩膀。


秋天到了,萧景琰开始强迫蔺晨出去交际。
“我可以交朋友,但我更想和你在一起!”蔺晨涨红了脸十分不解,“景琰,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惹你生气了?”
萧景琰看着他委屈的神情,哪里狠得下心来:“不是的,只是我认为多交朋友对你是好事。”
“我不反对呀,可是你明明是在往外赶我!”蔺晨察言观色的本事与从前无二,“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他赌气跑了,萧景琰默默看着他的背影。
夜里有人悄无声息地回来,萧景琰下意识屏住呼吸,随后感觉到蔺晨给他掖了掖被角。
第二天蔺晨不用萧景琰开口,自己便出门去参加清谈会,并且连续出门多日不肯回来。萧景琰嘴上不说,心里十分担忧,便委托明诚去盯着。
“我可提醒你,你家蔺晨还跟从前一样讨人喜欢——小仙子们可都粘着他呢,他最近长得飞快,眼看就要长成,到时候,你可别吃味!”明诚嗑着瓜子漫不经心道。
“咔嚓”一声,萧景琰捏碎了一只茶杯。
明诚“啧”了一声:“心乱了,就别端着了,人说天底下没有后悔药吃,其实神仙也没有。”
萧景琰苦笑一下。


转眼到了西天讲经会,蔺晨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去了。
萧景琰辗转反侧,却在讲经会的最后一天得知了一个不知该喜还是该忧的消息:蔺晨长成了。
“据说当时就引得好几个仙娥大打出手!”梁仲春眉飞色舞,唾沫横飞,“你别看蔺晨不记得以前的事,这讨人喜欢的本事一点没变!那嘴甜的,把一群姑娘哄得脸红心跳的,还谁都不得罪,这本事,嗨!”
他说得正高兴,一眼看见人群外漠然而立的萧景琰,一口气呛住了狂咳不止。萧景琰攥了攥拳头,一言不发地走开。


夜里萧景琰靠在窗边发呆,突然听到有人推门而入。
他难以置信地转过头去,只见清辉遍地,有人怀抱莲花,优雅漫步而入。
是他的爱人,整个人像在发光。
“景琰,我心悦你。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萧景琰还愣着,蔺晨欺身过来,猝不及防吻了他的唇。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
请怜爱为了捞本而爆肝的我!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