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蔺靖】【重生梗】枕边月圆(八十五)

汐酱_最爱洒狗血:

今日份的更新。


公媳谈心聊了太久,所以小鸽主一时没能上的了线……


前文点此


-------------------------------------------------------


 一室药香中,萧景琰慢慢睁开眼睛。


他静躺在床上,望着帐顶布饰,许久,眸中懵懂才缓缓散去。


耳边听闻开门声、脚步声,萧景琰掩去眸中厉色,微微侧头向声源处看去。


来人是一位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手上还端了个药碗。他察觉萧景琰的目光,转头看过来。


见萧景琰醒了,白衣人没有露出分毫惊讶的神色,只一双眼睛弯了弯。


“算算时间,你也该醒了。”


他的眉眼神态,让萧景琰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不过他十分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虽心里疑惑,面上半分也没有带出来,依然不言不语,只一双黑眸静静的看着那白衣人。


萧景琰这副样子,让蔺老阁主无端想起了树林子里的鹿——它们在遇见陌生人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明亮又警惕。


“你身子虚的很,还是别费心思对付我了。”蔺老阁主端起药碗走向床榻,“我不是元焘的人,之所以出现在这,是受人所托。”


萧景琰突然道:“拜托您的人,可是蔺晨?”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猜了出来,老阁主眉梢一挑,倒也无意掩饰,“你怎么猜出来的?”


“您与蔺晨,眉眼有几分相似。”萧景琰半撑着起身,焦急道,“您见到蔺晨了,他如何?可受了伤?”


老阁主心想,他与蔺晨是有几分相似,可气质却截然不同,这小子竟能一眼就看穿?


大概是心上人的模样,在心里刻的实在太深了。


蔺老阁主没答他的话,却是将药碗往他面前一送。


“先喝药,我再告诉你。”


萧景琰听话的很,闻言接过碗,一仰头便将满碗的药汁都喝尽了,丝毫察觉不到药汁的苦,只一双眼睛期待的看着蔺老阁主。


任谁被这样看着,也要心软。


于是他道:“我只能告诉你,他死不了。”


萧景琰却如释重负的笑起来,“只要他活着就好。”


这些日子,他一直让自己坚信蔺晨还活着,可在夜深人静时,心中却总有梦魇般的声音响起:别傻了,万一蔺晨真的死了呢?


只是想想这种“万一”,他就如坠冰窟。


在梅岭找到蔺晨的剑时,这种恐惧到达了巅峰——他的信念已经摇摇欲坠,还凭心中的微弱的希冀在期待。


还好,万幸,他们都坚持下来了。




压在心口许久的大石放下,还未等轻松半分,萧景琰却忆起面前人的身份。


此前他因一心担忧蔺晨,无暇分神他顾,如今……


萧景琰抬起头来看着蔺老阁主,眸中情绪复杂,一时之间又是愧疚又是难堪。


”蔺晨此次遭难,全是因为我,我……“


说什么呢?


说对不起,说抱歉?这分量实在太轻了。


萧景琰不是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见到蔺晨的父亲,但那应该是在他解决了世俗事后,与蔺晨一同去拜见。


他会告诉蔺晨的父亲,虽此前经历种种波折,可他与蔺晨彼此都是真心,从今以后不问朝政,陪他潇洒江湖,过他想过的生活。


可现如今,偏偏是最差的情形。


他不仅给不出任何承诺,还害得蔺晨险些丢了性命。一直以来,都是蔺晨在付出,在迁就他的家国大义,可他却没有为蔺晨做一点让步。


有几个父亲,会同意孩子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呢?




萧景琰话没说完,蔺老阁主却仿佛看透了他心中所想。


”你说的没错,蔺晨是为了你才遭此大难,是你对不起他。“


萧景琰闻言手指一缩,握紧了手下绸被。


”你既然明白,他受的这些苦难都是为了你,那就好好还吧,用你的余生。“


萧景琰微微一怔,慢慢抬眸看向老阁主,一时无法理解他话中含义。


见他这幅模样,老阁主不禁笑道,“怎么,你以为我会让你离开他?”


萧景琰不语,只是神态却证实了老阁主所想。


老阁主道:“晨儿费了这么多心思,甚至甘愿身负重伤,就是为了跟你在一起。我若强行拆散你们,晨儿这些苦岂非白吃了?这种赔本买卖我才不做。”


再说了,那个混蛋小子哪能听我的——这句话当然不能说,为了维护形象,老阁主只是腹诽。


老阁主自萧景琰手中接过药碗,继续帮儿子一把:”晨儿自小就是天之骄子,想要什么皆是手到擒来,所以他性子散漫,无法无天。不管是习武、还是管理琅琊阁,他都没真正上过心——直到遇见你。老天果然公平,你这一出现,便将他前十几年的逍遥都偿还了。”


见萧景琰脸上愧色愈深,蔺老阁主语重心长道:


“你心中既然清楚他有多在意你,以后就不要做这种拼命的傻事了。”


萧景琰原本只垂头听任老阁主训话,直到听到这里,才第一次开口解释道:“我从未轻贱过自己的性命?”


“哦?”蔺老阁主闻言挑了挑眉,目光从他一身伤口扫过。


萧景琰道:“您既救了我的性命,应该知道我身上连心蛊一事——那蛊现如今应该已解了吧。”


蔺老阁主点了点头,没开口打断他,一脸“愿闻其详”的表情。


萧景琰舒了口气,接着道:“连心蛊与摧花掌毒,都是元焘用来控制我的手段。蛊毒一日不解,蔺晨便投鼠忌器,无法放开手脚对付他。与其让这把利刃在我俩头上一直悬着,倒不如由我亲自取它下来。”


这一点,蔺老阁主倒也想到了。


“你如此逼元焘解蛊,不怕真把自己性命搭进去?”


萧景琰笑道:“蔺晨曾与我说过罗杞果的神奇之处,我知道,当我性命垂危时,它的药性能救我性命。”


“原本我的计划是,以重伤之势逼元焘解蛊,同时激发罗杞果的药性。我虽不知元焘为何要抓我,但知道他想要我活着。我服下罗杞果这事他是知道的,他也知道罗杞果原本为蔺晨所有。到了那时,他自会寻到蔺晨,将他送到我身边来。”


蔺老阁主道:“我虽不赞同你这激烈的法子,也不得不说,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用的漂亮。”


话虽这么说,蔺老阁主心中却明白的很,这个计划关键的点,在于蔺晨没死。


如果蔺晨已死,那么就没人能解罗杞果的药性,萧景琰必死无疑。


也就是说,做这个计划的萧景琰,要么就坚信蔺晨绝不会死,要么……就打定了主意,若蔺晨死了,他也不会独活。




老阁主看着烛火下,提到蔺晨时萧景琰带几分温柔的眉眼,心下想道:这孩子,也是用情至深。


说到这里,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老阁主,“倒是没想到,惊动了伯父您。”


蔺老阁主摸了摸下巴,“就算元焘找到蔺晨又如何,到时候他羊入虎口,你俩一起被元焘制住了,该当如何?”


萧景琰闻言笑道,“蔺晨不是羊,我也不是。”


只要我们都好好的活着,只要我们在一起,哪有逃不出的囚笼,解决不了的难题?


蔺老阁主眯着眼睛笑,”既然你有这个自信,我也就放心了。“


“我此番能混入行宫,是靠了老朋友的关系。混进来容易,带你走却是有些难。再加上,让我靠着老朋友的面子欺负元焘这个小辈儿,我也有些拉不下这个脸。”


“既然你有自信和晨儿在一起能解决元焘,那接下来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蔺老阁主无视了萧景琰讶异的神色,从袖中摸出一个小瓶丢给萧景琰。


“把这个吃了。”


他没说给萧景琰吃的是什么,也没说这是做什么用的,可萧景琰却听话的很,答了一声“好”后,便仰头吃下了瓶中的药丸。


蔺老阁主看着他,笑着摇头道:“你可真是……”


萧景琰疑惑。


蔺老阁主接着道:“很好。”


“我跟元焘说,你要到两个时辰后才能醒来。依他的武功,你若装睡他必然能看出来,所以只能让你再睡一会了。”


萧景琰这才明白自己刚才吃的是个什么药,脑中困意袭来,他勉强支撑着精神对老阁主道:“多谢……伯父……救命之恩。改日……必定……“


还没说完,便已沉沉睡了过去。


蔺老阁主弯身,将刚刚一番动作弄乱的棉被给他盖好。


”好好睡吧,也许,醒来你就能看见晨儿了。”


---------------------------------------------------------


啊啊啊啊啊没写到老阁主和琰琰聊的太久了,小阁主没赶得及上线😢


今天依旧是聪明又可爱的琰琰~


老阁主跑了一圈,最后发现:虽然看上去十万火急的,但其实……自己不出现人家孩子们也能解决问题,只是时间长短而已。心中有股悲凉油然而生,哈哈哈哈。


因为这次没赶得及让小阁主上线,所以明天还有更新!不过依然是修仙的时间,大家不要跟我一起修仙,随缘看,么么啾!



评论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