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蔺阁主有猝不及防的开窍技巧(一)

大橙子与猫殿下:



【这篇更像独立故事啦,与前文有联系我是目录


【阁主的撒娇技巧会放在最后写】


【预警必看!重要私设:阁主和景琰差不多大(超喜欢剧中阁主的感觉,所以一直假定他俩都是三十来岁,之前篇章不太要紧,这一篇涉及年龄特别说明一下~宝宝们自主选择~】






        琅琊山的八哥特别难对付,小宫女怎么哄都不好使。“小太子打呼噜”的尖叫声回荡在静妃娘娘的营帐里。


        太子殿下满脸通红,又急又气,提剑要杀鸟。


        静妃娘娘反而笑了起来,拉住他说,一点小事何必动怒,好歹是一条性命,不看僧面看佛面。


        阁主出了一头汗,镇定告罪,求把八哥带走再调教调教。


        静妃娘娘温和一笑:无妨,就养在这里吧,没人教它,也就忘了。


        阁主又出了一头汗。




        说了几句闲话,高湛公公来传旨,说陛下请太子殿下过去。


        殿下拜别娘娘,起身而去,出门前威胁似的瞪了阁主一眼。


        娘娘让阁主别见怪,“景琰这孩子从小让我惯坏了,脾气倔得狠,又爱使性子,若是冒犯了先生,还请先生多包涵。”


        阁主哪里敢当这话,赶紧拜了,又陪着娘娘聊些家常、医术,快到午膳时分才告辞。




        阿娇姑娘扮作侍卫等候多时,见阁主出了营帐,径自低头走了一阵子,突然提气而起,几步便略过营区,闪入山林之中。


        阿娇气结,忙施展轻功去追,茫茫山林,早已不见人影。




        找到阁主时,他独自躺在一个小山丘上。


        晌午早已过了,阳光照在他鸭卵青的长袍上,蓝田日暖,温玉生烟。


        可惜阿娇只是看了一眼,就又觉出此人的可恶来,一镖飞去扎在他脑袋边儿上。


        蔺晨动也不动,信手捏了镖来把玩,又招阿娇来坐下。


        “来,今儿个我要讲个故事,阿娇啊,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十几年前,也就是十五六年吧,那时候你还是个嗷嗷哭的小丫头,我已经是个少年郎了。诶,不说什么英姿勃发,也要说上一句不输小飞流吧。我那时候可比他厉害多啦。”


        阿娇哼了一声,懒得跟他计较。




        “那时我爹刚放我独自下山,天南海北,哪儿都敢去,认识我爹的,都要叫我一句蔺小公子。出门就交了一群跟我差不多大的江湖朋友,整日不是结伴游历,便是宿在谁家的山庄,高兴了喝喝酒,不高兴了打一架,什么青楼楚馆啊,名山大川啊,想去就去,没人管得了我们。


        有时候觉得也没什么意思,江湖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江湖人不就是那个德行,我自小就见惯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东海遇见一个人,才觉出这世间的人啊,各个不同,真是有说不尽的乐趣。”


        阿娇起初不在意,听到这里认真起来:“你以前提过的那个东海美人?”




        “对,就是他。你肯定没猜到,他是个男子。我对这个美人可没什么男女之情,就是觉得他太有意思了,跟我以前见过的人都不一样。


        我以前结交的人,要么聪明绝顶,要么武功高强,要么家财万贯,要么绝尘脱俗。东海遇见的这个人,一样儿都不占,但他就是比那些人都有意思。”




        “那阵子我们住桃花岛,无聊的时候我就易个容,今天扮壮汉,明天扮书生,一个人坐船到岸上,去小渔村吃渔妇做的鱼,喝他们自酿的渔家酒。


        有一日傍晚,我又去了一个小渔村,那村子小的很,从这头能望见那头。有个头戴皂纱的少年,正挨家挨户问些什么,身后还跟着个五大三粗的小子。


        别看他穿了件布衣,那样式我瞧着像是有点儿讲究。虽然看不见脸,但他问人的样子我看得清楚,不卑不亢,认认真真。当时我猜,他肯定是个世家的小公子,指不定是偷跑出来玩的,要不怎么盖着脸呢。”


        “当人家都跟你一样。”阿娇说,“他在问什么。”




        “村里人说,他是要找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不论价钱,谁家出海捕了大蚌,他都要去问问。那么大的珍珠哪儿是轻易能得到的,他来了好几趟,也没寻到一颗好的。


        以这小公子的家世,让下人去买就是了,何必自己来渔村里问,我那时觉得真是蠢到家了。


        后来相熟起来,我还问他来着。他说,不想为一颗珠子劳师动众,况且是要送朋友的礼物,亲自来寻才有诚意。


        你说,这小公子,是不是有点意思?”


        阿娇摇摇头,“世间痴人,都是这个样子。”




        蔺晨一拍大腿坐起来:


        “痴人这个词儿,还真让你说对了。


        我有心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子,到底是美是丑。等了半天也不见他露面,干脆走过去说,这位公子,要不要交个朋友,你要找的东西,也许我能帮你找到。


        他像是吃了一惊,扭过身来看着我,什么话也没说,倒是跟他的那个小子有点着急,要来赶我。我那日扮的是个黄牙老叟,想来也是有点猥琐。”




        “那铁塔一样的小子一推我,我便就势倒在地上。其实我是想试试从下面能不能看见面纱里头。”


        阿娇咬牙道,“蔺晨,你这耍赖作弄人的劲儿,还真是十几年如一日。”


        “这叫乐趣。你别说,世上其他人所谓的乐趣,我还真看不上。


        见我摔倒,那小公子赶紧拦住下人,扶我起来。结果凑得近了,还是没看见长什么样。”




        “他道了歉,又问我能不能找到。我说今夜月上柳梢,你去村东头海边那块大石头上等我,到时候我告诉你。


        这话一听,都明白是逗他玩的吧?分开之后我压根就没想过赴约,去吃了一条圆圆的没刺儿的鱼,打算再逗留一晚上就渡海回岛上去。


        在一户渔家睡到快半夜,突然觉得不妙,到村东头一看,果然那少年站在石头上,笔挺笔挺,旁边蹲着那铁塔。你说,他是不是有点儿痴?


        那时候我也年轻,觉得不好意思,就跑过去打了个招呼,让他赶紧回家。


        他还是遮着脸,问我珍珠的事儿。我说我不知道什么珍珠,你家小哥推倒了我,我故意逗你而已。


        他没吭声,沉默了一会儿,说老伯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当时特别想笑,真是没见过这么实诚的傻子。”




        “我听他那语气,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也有点良心不安,便说这几天帮他打听,问问朋友。你猜这小公子说什么?他说,老伯,你以后不要骗别人了,万一误了旁人的事,或者遇上难缠的人,可就麻烦啦。


        你说说,分明是我骗他,他不跟我打架也就罢了,还怕我遇上麻烦。这种小公子,什么样的高门大户才养得出来?”


        阿娇说,你从小捣蛋,就不许人家从小忠厚老实了?




        “他忠厚老实地太过分了些。我看他比我那群朋友还好玩,就跟他说好,第二天陪他一起找。


        第二天傍晚,我还扮作那老叟,他倒不嫌弃我,跟我一起去渔船上问。只是依旧戴着皂纱,让我好生气恼,几次假装摔倒都被他躲过去了,没拽下来。那个铁塔一直防着我,生怕我伤了他主子。


        越不让人看,就越想看。到了吃饭的时候,渔家炊烟袅袅,我想他吃饭的时候总要露出点儿破绽吧?就邀他一起找个地方吃饭。


        谁知那铁塔说,他家公子从不吃外面的东西。嚯!好大的谱!我便故意说,脸不让看,名字不说,饭也不吃,小公子这是看不起我老头子啊。


        那小公子呆头呆脑想了一会儿,让我叫他阿七。”




        “连着寻了几天,走了好几个渔村,都没人见过那么大的珍珠。


        路上聊天,倒是聊得很投机。他果真没出过什么远门,随便讲些江湖见闻,使两个剑招,他便高兴得什么似的,要跟我过招,又说有机会要跟我去闯一闯。


        这人啊,多半都以貌取人。我扮作贵公子时,渔民热情地很,扮个书生,也以礼相待。扮作这脏兮兮的老叟时,村民要么怜悯我,要么绕着我走。


        这小公子偏生不是,他说我一定是个老侠客,只是性子顽皮些罢了,颇像他故乡的一个朋友。


        他说这话时我们在海边捉螃蟹,我记得他把手伸进石头缝儿里,被螃蟹狠夹了一下。


        直到他走了,月亮升起来,我还坐在海边想,整日捉弄他,为何他还觉得我是个‘侠’?你知道,从小就有人‘少侠’‘少侠’地叫我,却都没有他这句‘老侠’听着顺耳。


        我回桃花岛的日子一天天推迟。”




        阿娇听得有些困倦,直接打断他:“蔺大阁主,说这么热闹,你到底看见人家长什么模样没?”




        TBC




【这一章风格也变啦,换个调调~不知道合不合口味呀~】


【又是赶着写的,可能会做小调整,发现BUG告诉我哦】



评论

热度(725)

  1. 玫姿绰态大橙子与猫殿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