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蔺靖】浮世清欢:第一最好不相见(1)

-van-: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1.
蔺晨,琅琊阁少阁主,自幼“威名远扬”,说其人潇洒不羁、风流怡得,原以为自己会逍遥快活自在一生。一辈子东撩撩西惹惹,送与这家的美娘子折花一朵,又为那府的俏佳人作画一幅。
不舍真情。
直到他去了一趟西北,本无其他,拿人钱财,忠人之事。
怪就怪在,他偏偏在路上多瞧了一眼,只一眼,对上了一双冷冽不服输的眉眼。
看打扮是个富家人士,就是如今有点儿狼狈,状似被山贼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既然有缘,蔺晨心想,那我就帮帮你吧。
他飞身从树上飞下,手中折扇一合,一起一落之间,贼人到底。
潇潇洒洒,纵使常被父亲评他华而不实,亦不曾改的风格。
转过身之时,还不忘耍个帅,撩起了因打斗而散落的一缕发丝,还有时间将折扇展开,赋予胸前。只是他没有听到任何一句感谢的话——萧景琰刚刚拱起手欲言,一阵发昏,在蔺晨面前晕倒了过去。“喂、喂、喂——”蔺晨反应极快,连忙闪身接过了他,双指在脉搏上一搭,行医本就是他所学,也算小有成就。
会昏过去大概是连夜赶路、精神紧张所致,倒是并无大碍,睡一觉就能好了。
只是——
他的脉象有些紊乱,让蔺晨不得不皱起了眉头。“醒了?”萧景琰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在客栈内了,他环顾四周,只有一位白衣男子关切地瞧着他。萧景琰也不是傻子,立明局势,当即翻身坐起,抱拳作礼。
“萧七谢过先生救命之恩。”
“诶诶诶——你给我好好躺下,你伤还没好完全,又这么拉扯伤口,不要命了啊!”
像是印证了他的话语一般,萧景琰左肩的刀伤阵阵拉痛,纵然经历过战场的百般洗礼,萧景琰身上也是肉长的,还是会疼,况且他也不过是个刚及弱冠的少年。这位少年郎不由得捂住伤口,却一如既往的倔强,不肯在旁人面前发出丝毫示弱的声音。
“真是的。”蔺晨微微一叹气,上前制止了萧景琰的动作,呵道,“别动。”
他轻轻地将萧景琰的衣物解开,果不其然,仔细包扎好的伤口有渗血的迹象。瞧着萧景琰有些紧张的神情,蔺晨却了然:他给萧景琰用的是琅琊阁最好的伤药,见效快,只是需要看护得比较严密,经琅琊阁少阁主亲手调养,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不过这人昏迷了一天,也该到了换药的时候了。
蔺晨不说话,认真着手上的动作。
萧景琰也不说话,安静地配合着他的动作。
直到蔺晨将最后一下包扎好,像是对自己做出的造型颇为满意一般,骄傲地一拍手:“好了!”
萧景琰动了动身子骨,大喜:“谢谢先生——”
“你这个人啊,怎么何时何地都一个样。”
“啊?”
“谢谢先生来谢谢先生去的,烦不烦。”
“呃?可先生并未告知与我名讳。”
“该说你什么好,重点不是这个!”蔺晨一扶额,心说这公子哥到底哪儿教出来的,一板一眼,没趣得很。
萧景琰思虑了许久,也不知道自己哪儿出了问题,左右不是什么大事,便抛诸于脑后,不再烦恼,一本正经的:“那敢问先生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改日萧七得空,必当上门拜访,叩谢恩情。”
他正经得很,蔺晨连头都没抬:“蔺大。”
“……”一听就是个假名字。
他胸腔中憋了一口气,正欲言,却见着蔺晨笑吟吟地望着他,萧景琰如恍然大悟般,这蔺大与他的萧七,岂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人早就看出来了,却逗他呢。
萧景琰闷闷,挣扎片刻才启唇,他性本直爽,如今一来,语气倒也有些不足:“先生误会了,祖上姓萧,而我又是家中七子,便取了这个名字,着实不是我欺瞒先生。”
皇七子萧景琰,幼时曾经被皇兄皇姐们称为小七,如此一算,论个萧七也无错。
蔺晨没有说话,依旧如之前那般神情,只是一双眼眸似乎是要看到萧景琰的心里去一般,凌厉如鹰。
不知道怎么的,萧景琰突然觉得,在他面前,自己仿佛毫无秘密。
——说笑了。将这荒谬的想法压下心去,到底是他欺瞒在先,他向前一拱手,依然是本本分分的:“蔺先生若不愿言明,我也不强求,只等先生愿意告知我的那一天便可。”

评论

热度(45)

  1. 玫姿绰态-v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