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姿绰态

【楼诚】当你的Omega变了心 26

水沉曦:

ABO


杀人诛心,攻诚攻心






其实要说和明楼躺在一张床上这个事吧,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因为在明楼把他带回去之前他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要起来干活的,所以明诚刚到明家的那阵子每天也是很早起床,然后总想干点什么家务来报答明楼,多番教导无果之后明楼干脆把他的铺盖卷儿抱到了自己的房间,明诚怕自己起床吵醒明楼,就算早醒了也只能乖乖躺在床上看着明楼发呆,明楼眼也不睁地伸手捂住他的眼睛:“还早,再睡一会儿。”慢慢才把这个毛病改了过来。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着实有些棘手了。


明诚一向知道自己的酒量没有问题,就是酒品可能有一点点小问题,倒不是说他喝多了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只是如果喝到一种要醉不醉的微妙境地,他就容易变成一个废话篓子,而且还是个脸盲的废话篓子。


据到目前为止仅有的两个见过他喝到那种程度的人回忆,他曾经在喝多了以后错把沈剑秋当作明楼,拽着他的领子哭着叫哥哥;还曾经把于曼丽当作明镜,跟她认了一路的错,直到于曼丽实在受不了了答应他跟明楼第二天直接结婚才罢休。虽然于曼丽在他酒醒以后评价沈剑秋对他这么钟情说不定是因为见识了他醉酒之后的风采,但是明诚一点也不想知道这种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所以当他回想昨天,犹记得在谭宗明和小狐狸的婚礼上他极其不应该地触景生情,再极其不理智地喝了混酒,而且记忆到此为止后面的一片空白,明诚就觉得毛骨悚然,明副总觉得自己要完。


明诚冷汗涔涔地捏着被子顶着明楼看上去柔情似水且暗藏心疼的目光,努力回忆他昨天晚上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因为明楼现在看他的眼神就像是他还是个十岁的小阿诚,这非常不对,一定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大哥,我昨天是不是说什么了?”


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明楼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醒了就去洗漱吧,我去做早饭。”


明诚悚然一惊,“大哥”、“早饭”,这两个词无论哪一个都是如此美好,但是“大哥说他去做早饭”这就不太美好了。


明诚怀疑自己还没酒醒,他有点呆呆地说:“大哥你过来一点。”


明楼挪过去一点,明诚伸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把,明楼“嘶”了一声,明诚呆呆地问:“疼吗?”


明楼捂着脸疼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掐这么大劲,我还是不是你大哥?”


明诚不理他,只是呆呆地说:“我不是在做梦?!”看向明楼的眼神仿佛见了鬼,“大哥你会做早饭?!!”


“讲的什么话。”明楼不高兴了,翻身下床,还随口点评了一句,“你这个床买得不错。”


明诚坐在床上,捂脸不愿面对这个世界。


正在上班的于秘书突然收到一条来自明副总的消息:“如果你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和大哥躺在一张床上怎么办?”


于曼丽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我没有大哥。”就算有,也不会和他躺在一张床上。


“我说了是如果。”


“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明诚放下手机,觉得自己的秘书非常不行,提出的意见一点建设性都没有,他只能靠自己了。


在厨房里捣鼓早饭的明楼一回头就看见了已经洗漱完毕但因为穿着睡衣所以看起来还是有点迷糊的明诚,正好问问户主:“你家里怎么全是速食食品?”


“不经常回来住嘛,平时也没什么时间做饭。这些还是前两天回来换锁时候买的。”明诚挠挠头,“大哥我昨天晚上是不是说了什么啊?”


明楼手里握了个长柄勺子在米粥里搅:“你还记得多少?”


就是不记得了才要问你啊。明诚噎了一下,走过去对明楼正色道:“大哥,不管我说了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个人喝多了就容易不分对象地胡说八道。”


“确实。”明诚关了火,给他盛了一碗粥,表情十分沉重,“你昨天晚上把我认成沈剑秋了。”


“啊?”明诚傻了,这个走向恕他不能接受,“大哥你不要骗我,我要是把你认成…他,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躺在一张床上!


“我还没有讲完嘛。”明楼一直在留心他的反应,这下才确定他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一开始确实把我认成他,还讲了好多话,大意就是你不喜欢他。不过后来你认出了我,很开心地问我怎么从法国回来了,然后就睡过去了。”


明诚瞪着眼:“就这样?”


明楼的表情极其自然:“是啊,就这样。不然你觉得你还应该说了什么?”


明诚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觉得似乎没有什么问题,虽说他酒后一向话多,不过以明楼的脾气,大概是直接把他说给沈剑秋的那些话给忽略过去了吧。


“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明诚因为分心被粥烫了一下,舔了舔自己下嘴唇上的那个小口子,“大哥我的嘴是怎么了?”


“我亲的。”明楼毫不脸红,理直气壮,“你以为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竟然是这样认出来的吗?


明诚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连质问都显得有点底气不足:“大哥你就不能换一个温和一点的方式吗?”


“我还要换一个多温和的方式?”明楼反问他,“你把我当做你的前男友,还要我温和一点?”


明诚理亏,再次在心中痛打昨天喝醉酒的自己,乖乖埋头喝粥。


明楼见他不再问话,脸上跋扈的神色也就落了下去。他这样说,也不算全骗他吧。


昨天晚上明诚说的那番话字字锥心,他总觉得自己会被丢弃,却又时时做好了再被丢弃的准备,他只是不说而已,其实心里一直都是害怕的。


“等你再了解我一点,你就不会再喜欢我了。”明诚很认真地安慰他,“没关系的,反正从来也没有几个人喜欢我。”


跟喝醉的人没什么道理可讲,即使知道一觉醒来他也不会记得什么,明楼还是抱着他,一遍一遍地吻他,一遍一遍地说不是这样的。


明诚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他连哭的时候都是不声不响的,明楼记得他有一次说过,小时候挨打要是哭出了声,他的养母就打得更厉害了。哪怕到了明家以后再也没有人打过他,明诚如今哭起来还是不出声,有些东西印在骨子里了就去不掉了。


明楼不知道他怀着这样的心思多少年了,从生理上来看,明诚无疑已经长成了一个芝兰玉树的青年,从心理上来看,他还是从前那个十岁的孩子,惶然无措,战战兢兢。


明镜有句话说得没错,阿诚在他这里,十岁还是二十岁都没有区别,他在阿诚十岁的时候怎样疼惜他,现在还是一样疼惜他。只是十多年过去阿诚多少还是和从前有了些不一样的,譬如从前他想逃跑,从家里逃到路口就力不能支,小家伙在意识抽离之际正好撞上了他,拉着他的衣袖说:“哥哥救救我。”而现在阿诚长大了,思量事情也周密了很多,甚至已经决定好了目的地,维也纳?这是存心想跑到一个他找不着的地方是吧?


喝醉酒的阿诚不讲道理却很有逻辑,昨天的话一环扣一环,只要露出一点马脚就能顺藤摸瓜知道其他的事,所以他忘了最好,明楼也不会特意让他想起,尤其是逃跑这一节,最好就此忘光。


只是这样一来又有了一个问题,明楼本来是准备开诚布公地跟明诚谈一谈他的心结,但不安全感这种事,口头上说说多半是没有意义的,不信就是不信,说的不如做的,做的不如做得好的。明楼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事做得不好的,他觉得这个应该也难不倒他。


明诚沉默地喝粥,他知道明楼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也知道明楼应该是瞒了他点什么。就算想不起来他到底昨天胡言乱语了点什么,从他自身今天的情况来看,也还是有不少细节可以深究的,比如他嘴唇上的伤口,说明明楼昨天大概是发了狠,比如他的眼睛有点肿,说明他昨天应该是哭过了。那么这两件值得深究的事发生的顺序到底是怎么样的,也是一件值得推敲的事。如果他是先哭了,明楼再亲了他,那他多半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而且把明楼给惹毛了;如果是明楼先亲了他,他再哭了…他为什么要哭?被疼哭的吗?


明诚果断把这个可能抛出了脑海,被亲哭这种事情,是不存在。那么就只剩下了前一种可能,他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而明楼现在不愿意告诉他。


他醉酒之后什么德行自己心里多少也是有点数的,有些话还是要讲讲清楚,他放下已经空了的碗,清了清嗓子,垂着眼睛不看明楼:“那个…大哥,我昨天要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相信,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酒后胡言,不能当真的。”


说这话的时候连眼睛都不敢看过来,还好意思说不能当真的。


明楼慢条斯理喝了一口自己的粥,点评说:“我看你家这个客厅稍微空了点。”


明诚一抬头:“大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听着呢。”明楼继续用悠哉悠哉的语气说,“下班以后一起去一趟超市吧。”


“啥?”明诚没反应过来。


明楼继续点评:“你家的冰箱里也空了点,速食食品哪里比得上生鲜蔬菜水果。”


明诚虽然知道他大哥的思维有时候很清奇,但是现在竟然已经清奇到他都跟不上的地步了吗?他家冰箱空不空,和他刚刚说的话有任何关系吗?


趁着他愣神的工夫,明楼已经帮他做好了决定:“那就这么定了,下班以后去超市,回来以后我做饭,吃完饭以后我带你去看烟花。”


“什么什么?”明诚一头雾水,满脸茫然。


短短一句话就已经达到了槽多无口的顶峰。下班去超市?明楼做饭?吃完饭看烟花?这是什么走向?他昨天到底说什么了把他大哥变成了这样?


姑且不说前两样,看烟花这个是是他小时候过生日才有的特别节目。


彼时明楼刚刚把他带回明家没多久,明台的生日就到了,他那个时候还是不太爱说话,乖乖地坐在一边,明楼大概是发现了他眼中的羡慕,临睡觉之前问他:“阿诚,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明诚想了一想,又想了一想,最后摇了摇头。


小的时候在孤儿院不过生日,后来养母领养了他,起初几年似乎还是会在某个日子给他买蛋糕过生日的,不过后来就只剩打骂和挨饿了,隔得太久,他都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了。


明楼蹙眉,伸手把他抱起来。他其实没有哭,明楼却像是在哄他一样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不记得就算了。以后你的生日就是我带你回家的那一天。”


然后他就哭了,明楼把他抱下来,给他擦擦脸:“不哭了,哥哥明天带你去看烟花。”


往后每年明诚生日的时候明楼都会往家里拉一车烟花放给他看,一直到他十八岁,明楼去了法国,明诚再也没有在生日的时候放过烟花。


想通了这一节,明诚忍不住出声提醒:“大哥,我生日还早。”


“我知道。”明楼的神色很平静,“可我已经有五年没给你过过生日了。”














我觉得很气愤,每次写到小时候就觉得楼总这样子诚诚不喜欢他才不科学吧,竟然十分嫉妒我写的CP



评论

热度(357)